被骗入传销窝点二十多天的亲历者讲述北派传销:他们不仅洗脑还打人

首页标题    传销受害者讲述    被骗入传销窝点二十多天的亲历者讲述北派传销:他们不仅洗脑还打人

  导读:在被骗入北派传销后,我总结出了他们的所有套路与技巧:「拖地板」、暴力控制、「家访」……20 多天后,凭借着这些信息,我通过「藏头诗」的方式联系上昔日同事,并最终获救,其中惊险,不亚于危机一部重重的谍战大片。

  我走进拘留室,搬了把椅子坐在传销头目的对面,问他:

  「怎么样?想通了我是怎么报警的吗?」

  他没有正面回答,只是眼神突然变得很凶狠。瞪着我说:

  「你们这些大学生就他妈心眼儿多,早知道你刚进来时老子就该弄死你!」

  被骗入传销二十多天后,我终于逃了出来,但每想到之前种种经历,依然不寒而栗。

  一

  几年前,我大学毕业不久,刚刚来到南方的某城市工作。

  因为刚刚走出校门不久,算是涉世未深吧,所以并没有太多的防人之心。

  记得很清楚,当时是一个已经「失联」有一段时间的高中同学主动在微信上联系我。

  当时恰好赶上国庆节假期,我打算去福建 X 市旅游一次。

  结果该同学主动表示自己就在 Z 市混得不错,而且 Z 市离 X 市很近并邀请我和他一起组队结伴而行,彼此多年未见,可以一起吃个饭。

  然后我按照他的计划,定了国庆节前的一个下午的动车票,晚上到了 Z 市。

  晚上七点多的时候我到了约定的饭馆,他和一个自称是女朋友、说着黔地口音的女孩接待了我,请我吃了顿饭。

  一直到将近晚上九点才提出要让我去他们租的房子里暂住一晚,表示有空房很方便。

  因为一下午的火车,很疲惫,就没多想,我就跟着他们走了。

  当时他们故意带我走的小区后门,理由是这样走会更近。

  其实后来才知道他们怕我知道具体地理位置,走后门没路灯,趁着天黑我也就看不太清楚附近具体有什么路牌。

  他们带我进他们住的地方,我刚准备开灯,就感觉有点不对了!

  结果我那个同学解释说,灯最近坏了,正在打电话找人来修,你先坐下休息会。

  我当时感觉不太好,就准备说我要走。

  突然客厅灯就亮了,卧室里冲出来七八个差不多都 20 岁左右的男的,而我那个同学就堵在门口。

  我心内一惊——

  完了,是传销!

  被骗进传销的那个夜晚大概是我前半生最漫长的一夜

  我被组织内部人员给控制了,然后就是基本的套路:

  被传销头目拿走了银行卡和身份证手机……每天就被困在室内听课洗脑,也没有办法联系到外界。

  其实中间也反抗过,但对方人多势众。

  那晚我有两次想硬闯,但都被几个人给压倒在地上。

  传销组织里有句行话叫「拖地板」 ,简单来说就是几个人把你按倒在地,然后头目会问你「服不服」?直到你表示服了为止。

  被拖了两次地板之后,我反而开始冷静下来。

  没办法,形势比人强,所以我就屈服了,整个晚上我都在忐忑中熬过去。

  又是担心对方拿走我的电话威胁我父母要他们拿钱,又是担心自己的安全。

  当晚,我就跟着传销组织的人在一个卧室里打地铺睡,左右都睡四个人,客厅也睡了两个人,以防止我晚上逃跑。

  那一夜,因为实在害怕,睡不着,我想了很多。

  但也意识到,对方人多——

  不能力敌,只能智取。

  就这么稀里糊涂的开始了我在传销的日子。

  如大家所知道的那样,传销的日子就是听课,每天给你洗脑。具体洗脑就是一套营销理论,美其名曰说是一套高级的商业营销课程。

  他们告诉你听懂了就可以走了,但你会发觉当你承认听懂的时候,就是你表明决心交钱跟着他们干的意思——

  所以这其实根本就是无路可走。

  课程大概分几节,里面的每个人都要学习,讲下来要七万字,但他们每个人都可以背得滚瓜烂熟。

  组织头目经常说一句话,虽然听着极端,但仔细想又有一定道理。哪有什么东西能洗脑,其实只有「金钱」可以洗脑。

  那些被骗进传销的人,大体上都是因为之前的工作或生活不得意,有过一段穷困潦倒的日子。

  我后来身边有一位曾经在其他城市做过传销的同学回忆自己当初为什么被「洗脑」成功的时候,他只说了一句话——

  因为穷怕了。

  这些洗脑者利用他们之前的种种失意,给他们打鸡血,告诉他们这件事情可以挣大钱,变相的「毒鸡汤」的感觉。

  人穷志短,所以就容易起了贪念,也就会被组织头目有机可乘。

  而我呢,作为新加入组织的新人,每天的日常就是听课。

  而且这种洗脑并不是单纯只是听课,更多的是一种精神的摧残总结一下我在传销的日常:

  每天定时六点起床,轮流去厕所洗漱。

  然后按照顺序坐好开饭,吃完饭有体力训练,深蹲 300 次,也有可能更多,见过有被罚 2000 次的小伙子……我猜测这种运动是消耗你的体力,让你感觉很疲惫,从身体开始消磨你的意志你不配合有可能就挨揍,甚至更加繁重的体罚。

  然后上午讲课,讲完课之后会有一段时间自由活动当然新加入的人活动范围仅限于房间内,走出卧室上厕所都会有人跟着。

  所谓活动就是打牌、下棋这些,每天如此,他们声称打牌是一种锻炼协同合作的能力。

  中午吃饭,下午一次课之后可以活动。

  具体就是一部分人留在窝点打牌,一部分人出去到别的窝点串门,这叫「家访」。

  然后晚上吃饭前再讲一次课,然后吃饭,吃完饭继续自由活动一段时间。

  到晚上九点半洗漱,固定十点熄灯睡觉,每天都如此。

  我后来才知道传销有南派、北派之分。

  据说南派不限制人身自由,条件相对好一些,而北派则更野蛮,他们会用暴力恐吓等手段威胁你,里面的条件也极差。

  俗话说「北派打地铺,南派住别墅」。

  我进的是北派传销,因为不仅有暴力恐吓,而且里面的环境也很艰苦。

  南派不限制自由,更加文明,条件相对好一些这从传销内部的衣食住行等方面就能看出来。

  我住的是一个比较旧的小区的两室一厅,在四楼,窗户都有防盗窗。

  一个窝点有十一二个人,多数是男的,可能会有一两个女的,被称为一个「寝室」。

  两间卧室,大家都是打地铺,房间内只有一张用来「内部开会」的桌子,和用来学习时候坐的塑料小马扎。

  女的负责拿钥匙,被称为「寝管员」,而每个窝点在内部被尊称为一个「家」。

  每个家有一个头目,人称「寝室主任」,也就是该窝点的负责人。

  据组织人员说 Z 市有几千个这样的家,也就是说至少有几万人都在从事这个行业。

  这是内部的说法,不可考证但后来我在当地派出所也得到了类似的说法,传销确实在此地泛滥。

  而且他们有着严密的行业规则比如只骗外地人,因为本地人失踪很容易报警被查。

  他们甚至在内部会教每一个新加入的组织人员一套说辞,比如万一遇到警察巡查就说自己是刚被骗进来,什么都不知道警察也没办法,就只能放人,然后他们再聚集起来「搬家」继续做。

  这是住的问题,再说传销里的「吃」。

  很多人应该听说过传销里的水煮大白菜白萝卜的吃法,但我亲历才知道传销的伙食真的差

  传销组织内部每顿就是一锅大米饭,这个倒是管够,他们会定期买米。

  重点是菜。

  一个拳头大的土豆,切成两半,一半拿来切成丝,然后炒了,多放盐,最后加一锅水。于是成为「一锅漂着土豆丝的油水」。

  每人一碗饭,配一勺土豆丝汤,偶尔能捞着一根土豆丝,就算是吃上「菜」了。

  尽管条件艰难,但传销内部的人员却甘之如饴。

  他们认为自己这是艰苦创业所必须经历的阶段。

  二

  我得承认自己确实受不了传销的艰苦环境,而且我对他们的那套洗脑理论简直嗤之以鼻,完全不认同。

  所以,尽管我每天听课,但对于组织的洗脑,我内心其实毫无波动不过因为知道自己不能力敌,只能被迫假意附和。

  我表示自己愿意听课,想要赢取他们的信任,然后找机会自救逃跑。

  但传销组织的人不会轻易相信你,会有很长的考察期,考察期内你没有机会出门,上厕所都有人跟着。

  我当时在里面很害怕,而且孤立无援,尝试过很多自救的办法,可惜都没有成功。

  这里插一句,因为算是半个电影爱好者吧,所以看过不少电影,当时想过不少自救的办法都是从电影里获得的灵感所以说,任何知识都有可能改变命运啊!

  我尝试过半夜利用上厕所的时间,把自己的毛巾用水沾湿,然后拿一根木棍做绞盘,试图拧弯阳台上的防护栏。

  但因为当时时间有限,即使是半夜,在厕所呆太久也会被发现。

  而且因为被关的地方是四楼,我也需要时间去用床单衣服之类的东西来编绳子,时间更加不够,根本没法实施。

  《上海正午》里的成龙就是这么做的,确实有效,但是需要时间。

  转机出现在国庆节假期过后,同事发现我两天没来上班,于是给我打电话找我,我才有机会接电话。

  但是传销里的人要求你接电话必须开免提,让他们听到并且要按照他们的意思告诉对方你现在很好,正在外面玩,要对方不要管自己。

  在多次尝试自救不成功之后,我意识到要想办法向同事求救,所以同事的那个电话对我很重要。

  我就在接电话的时候装作没事的样子告诉同事:「你们不用担心我,我在外面很好,我走之前已经安排好了下周的工作计划,写在我桌上常用的笔记本上的「第 11 页和第 10 页」。

  我讲到这里的时候,故意又用家乡话强调了两遍,第 11 和第 10 这两个数字。

  这个方法其实来自于电影《李米的猜想》里,李米在遭遇毒贩绑架的时候,悄悄用手指在车门上写下「110」三个数字。

  同事自然觉得很奇怪首先我从来不写笔记的,而且她去翻了我笔记本的内容之后,发现这几页根本没有任何内容。

  于是找到与我私下关系相熟的同事问这怎么回事,感觉这事儿很反常。

  从这里开始,他们担心我遇到了不好的事情。

  后来隔天,她又给我打电话也装作很轻松的样子说:「我看了你的笔记,你写的工作计划挺好的,但有一些细节想向你确认一下」。

  然后她开始问我一些乱七八糟的内容,并故意把信息说错让我确认。

  我立刻明白,她应该是知道我话里的暗示了。

  于是跟她在电话里配合,她故意说错的信息,我都表示是对的。

  然后她突然话锋一转问我:「你怎么说不清楚呢?你现在是不是不太方便说话?」

  因为组织的头目就在我身后听着电话免提,我当时就说:「我跟朋友在一块呢,你有什么事长话短说,我挺忙的!」

  我知道同事大概明白我的暗示了,因为她立刻开始在电话里假装说一些工作的事情。

  那个电话挂完之后,我就被组织头目叫出去了。

  他们应该是有些意识到我跟同事的对话有点久,担心我在搞鬼,会暴露他们。

  组织头目威胁我说,等同事下次打电话的时候必须主动提辞职的事情,让她们不要管我。

  我知道自己能够接同事的电话机会不多了,我必须尽快把自己的地理信息查出来。

  因为之前被骗进来的时候是晚上,加上是后门进的小区,所以我无法断定自己小区的名字、

  这时候,我就又想到之前想拧防盗窗的那个厨房的窗户。

  我当时被困十多天了,逐渐得到了组织的一点点信任。他们会安排我和另外两个人一起去厨房做饭,当然,另外两个人其实是负责盯着我。

  我就在做饭的时间偷偷看窗外的环境。

  对面刚好也是一个小区,中间隔着一条马路我虽然看不到小区的名字,但是小区的房顶竖着很大的一串广告牌写着「Z 市国投棚户区 XXX」后面的字因为被树木挡住了,我看不到。

  但可以确定一些基本的位置信息——我在这个棚户区牌子所在的小区对面,四楼,厨房窗户正对马路,门口的楼道里有个旧沙发沙发是之前被骗进来的时候上楼时注意到的。

  以上是我仅知的地理信息,我必须想办法在不被发觉的情况下,透露给同事。

  后来同事那边也在展开营救,先是来到 Z 市报警,但是警方需要确切的位置信息才能出警。

  于是,同事就又来了一次电话。

  我按照头目的意思表示自己提出要辞职,你们不用管我了。

  然后同事也反应过来,假意配合说:「好,辞职可以但是你知道的,公司有规定,你的工作要交接一下我不知道你之前的工作还留下多少没做完的,你仔细讲一下剩余工作内容。

  然后我就开始跟同事聊工作交接,实际上是悄悄把自己的地理位置信息和被困传销的事情用比较隐晦的方式暗示给她。

  具体过程很复杂,简而言之就是当我想说什么字的时候,就把这个字藏在某句无关紧要的话当中。

  然后再强调两遍这个字,同事把我话里强调的字记下来连起来,便知道我发生了什么,类似于藏头诗。

  这源自小时候看的谍战片里,特务把信息加密传递的段落。

  幸运是,那一帮同事们太机智,破解了我的加密信息。

  当然中间也经历了一些波折,不过,那些细节就不再一一详述。

  最终同事报了警,公安干警神兵天降,我被得救。

  三

  那时候我已经被关了二十天了,没出过房间,没见过太阳。

  那个窝点里的组织成员们也被送进了警察局。

  我从组织里带出了一个刚被骗进去不久的陕西小伙子,刚刚 17 岁,因为找工作被骗进来,我就一起把他带出来了。

  后来同事出了钱,给他买了张火车票,送他回了陕西老家。

  得救那天是下午六点多,我走出房间,Z 市的天刚好将黑。

  当时正好在下小雨,我让雨水打在脸上,感觉很舒服,因为我终于呼吸到了外面的空气。

  即使现在回忆起来我都感觉到有些羞耻,在那一刻,我的确想到了《肖申克的救赎》结尾的画面——

  大雨中,我自由了!

  当晚因为做笔录,我和同事一起去了当地的派出所。

  同事从警方口中得知确实 Z 市这里很多外地人(以黔桂赣三地的人比较多)从事传销行业,所以同事很不放心。

  于是,干脆就把我们晚上住宿的酒店订在了派出所隔壁。

  插一段意外目睹的故事。

  当晚同事在派出所陪我做笔录的时候,还目睹了另一个窝点的人被逮捕进派出所的场面。

  该窝点的头目十分猖獗,他当时没在窝点被逮捕。但他居然敢一个人偷偷来到派出所的大厅门口查探风声。不过天网恢恢,恰好就被另一个来解救家人的大叔给发现了。

  大叔是退伍军人,专门来 Z 市救自己弟弟的,也是找到了弟弟的地址然后报警救人成功,他之前见过那个头目,所以立刻就认出来。

  同事几个人立刻冲上去,和那个退伍军人大叔上去就把头目围起来绑了进来。

  这算是一个小插曲,但确实说明 Z 市的传销行业非常猖獗,对方居然敢亲自到派出所来望风。

  从被困到得救,整整二十天的时间,我体重减了 15 斤。

  同事见到我的时候,开玩笑说:这减肥效果不赖!

  当晚,我在派出所做笔录到很晚,差不多一直到凌晨两点多。

  我确实亲眼见到了那些组织内部人员如何说辞,他们都异口同声的说自己是刚被骗进来,没有人承认自己是这个窝点的头目。

  派出所的洗手间就在拘留室隔壁,我去上厕所的路上,刚好路过了关着组织头目的那间拘留室。

  头目当时被铐在座位上,没有任何表情,当然也不可能有悔改的眼神。

  我走进拘留室,搬了把椅子坐在他对面。

  其实那时候还没看过《解救吾先生》,所以后来再去看结尾刘德华去探望绑匪王千源的画面特别「感同身受」。

  我问头目:「怎么样?想通了我是怎么报警的吗?」

  他没有正面回答,只是眼神突然变得很凶狠瞪着我说:「你们这些大学生就 TM 心眼儿多,早知道你进来老子就该弄死你!」

  我笑了,想起来他当初带人把我按到在地的场面我说:「那你现在,服不服?」

  他没有继续回答,只是凶狠的瞪着我。

  我转身走出拘留室,二十天的战斗,我赢了。

  我把在传销的日子看成一种自己与组织内部人员的博弈和斗智斗勇,但幸运的是——最后的赢家是我。

  那天深夜,回到酒店,我饥肠辘辘。

  因为知道我半个多月没吃饱,同事就给我买了一份豪华加料版的卤肉饭。

  我吃得特别香,结果那天晚上拉肚子拉了一整晚,太久没见过油水,肠胃实在受不了。

  但那一碗卤肉饭的味道,我这辈子不会忘记。

  这个故事我给不少身边的朋友分享过,写出来希望对那些不了解传销的人有一些帮助。我说不清楚是不是因为自己电影看得太多,以至于现在回忆这段经历都有点像电影或是小说。

  只是想说明的是假若遇到危险,一定要学会冷静,沉着应对,找机会自救,别硬拼。

  以及,有一帮神一样的队友真的很重要。

  感谢我曾经的那帮神队友同事们,以及那一碗改变我人生的卤肉饭!

  作者:搬砖侠

2018年11月10日 10:25

  凡是打着中国梦、亮点经济、移民经济、三商法、消费返利、连锁经营、连锁销售、自愿连锁经营业、特许经营、资本运作、商务商会运作、1040阳光工程、五口之家、民间互助理财、阳光兴边富民工程、321工程、新时代资本运作、中绿资本运作、网络营销、原始股、虚拟货币、解冻民族资产等旗号,或打着天津天狮、三生、隆力奇、蝶贝蕾、欧莱雅第六感、广东新珀莱、香港凯迪、香港乐康、新时代、香港美一美、香港金龙、广州冰之澳、广州胜梅、广州唯丽莎、广州馨姿妮、黑龙江佳地、圣源生物、深圳凯尔德、参美天赐康、北京日光、阿穆尔鲟鱼、法国落花侬、上海富勒,广州新柏兰、广州蝶贝蕾、广州诗雅、广州馨姿妮、广州姬配诗、上海丝嘉娜、上海安郎、广州雅杰琳、香港华信国际、法国水玲珑、香港绿之韵、广州依纯、香港新时空、广州巧迪、广州汉美、玩宝诗逸、香港苏泊莱、广州金娜宝、广州碧莹、西藏鹿茸、圣原健康、昆明阿穆尔鲟、香港三世缘、香港华信卡蒂维妮、真丽斯、上海雅诗、广州谭盛、广州金明星辉、可美爱丽、广州大和康、塞维娜、广州唯丽莎、上海卓丽、漳州格莱雅、广州天玺、天顔天奚、北京日光、哈尔滨伊达、中辉久宝、新龙泉多肽、香港肽行天下、洛华侬、爱琪蓓蕾、德国蒙丽丹尔等公司名称,需让缴纳入门费2680、2800、2900、3200、3260、3800、3880、3900、3960、5900、33500、34000、40100、49800、50300、50600、50800、69800、85800、102800等,以四级三晋制、五级三阶制、三级八岗制、五星制、静态奖动态奖为计算返利制度的,均是传销行为!望大家提高警惕,请勿上当受骗!

 

  什么是传销?

 

  传销是指组织者或者经营者发展人员,通过对被发展人员以其直接或者间接发展的人员数量或者销售业绩为依据计算和给付报酬,或者要求被发展人员以交纳一定费用为条件取得加入资格等方式。其目的是牟取非法利益,扰乱经济秩序,影响社会稳定的行为。

  只要是触犯了法律《禁止传销条例》的就都属于传销行为。

  《禁止传销条例》中规定下列行为,属于传销行为:

  一、组织者或者经营者通过发展人员,要求被发展人员发展其他人加入,对发展的人员以其直接或者间接滚动发展的人员的数量为依据计算和给付报酬(包括物资奖励和其他经济利益,下同)牟取非法利益的;

  二、组织者或者经营者通过发展人员,要求被发展人员交纳费用或者认购商品等方式等变相交纳费用,取得加入或者发展其他人员加入的资格,牟取非法利益的;

  三、组织者或者经营者通过发展人员,要求被发展人继续发展他人加入,形成上下线关系,并以下线的销售业绩为依据和给付上线报酬,牟取非法利益的。

  如果具备以下传销的三个特征和两个组成要件,便可以确定是传销:

  传销的三个主要特征是:

  (1)、需要交纳或者变相交纳入门费,交钱获得加入资格,不管有没有产品;

  (2)、需要发展下线组成层级关系,按发展下线获取提成,也就是说你的工资的来源,是你的下线所交的钱里的提成;

  (3)、存在团队计酬,组成上下级关系,层层返利。

  传销的两个组成要件:

  (1)组织要件:即发展人员,组成网络。传销组织者承诺,只要参加者交钱加入后,再发展他人加入,就可获得高额的“回报”或“报酬”。这就是俗称的“发展下线”。下线还可以再发展下线,以此组成上下线的人际网络,形成传销的“人员结构链”。

  (2)计酬要件:包括两种形式。一种是以参加者本人直接发展的下线人数和间接发展的下线人数为依据计算和给付报酬,即以直接和间接发展的人员数量计提报酬,形成传销的“资金链”;另一种是以参加者本人直接发展和间接发展的下线的销售业绩(即销售额)为依据计算和给付报酬,形成传销的“资金链”。

  传销的运作:介绍加入——交纳费用(入门费、购买商品费)——欺骗、约请他人加入——从被骗者交纳费用中提取报酬——被骗者再骗他人——以此模式循环。

 

 

  若您身边有亲人朋友被困传销或深陷传销执迷不悟,请与我们联系!本网站工作人员有着多年的反传销经验,针对传销提供寻人找人、反洗脑劝说,专业解救传销受害者!

中国反传销联盟友情提示:

  • 专业针对传销,提供寻人找人、反洗脑劝说、解救传销受害者!

     

    亲朋被骗传销了怎么办?

    微信咨询

    反传销

    反传销QQ交流群

    0373-5999569

    15993050805

    251223955

    251223955

传销窝点环境
传销窝点环境
传销窝点环境
传销窝点环境
传销窝点环境
传销窝点环境
传销窝点环境
传销窝点环境
传销窝点环境
传销窝点环境
传销窝点环境
传销窝点环境
反传销联盟寻人找人解救传销
反传销联盟寻人找人解救传销
传销窝点环境
传销窝点环境
传销人员
传销人员
传销窝点环境
传销窝点环境
传销窝点环境
传销窝点环境
传销窝点环境
传销窝点环境
传销大课堂
传销大课堂
传销窝点环境
传销窝点环境
传销窝点环境
传销窝点环境
传销大课堂
传销大课堂
传销窝点环境
传销窝点环境
传销窝点环境
传销窝点环境
传销窝点环境
传销窝点环境
反传销联盟寻人找人解救传销
反传销联盟寻人找人解救传销
传销窝点环境
传销窝点环境
传销窝点环境
传销窝点环境
psb-49
传销窝点环境
psb-48
传销窝点环境
传销窝点环境
传销窝点环境
传销窝点环境
传销窝点环境
传销窝点环境
传销窝点环境
传销窝点环境
传销窝点环境
传销窝点环境
传销窝点环境
传销窝点环境
传销窝点环境
传销窝点环境
传销窝点环境
传销窝点环境
传销窝点环境
传销窝点环境
传销窝点环境
传销窝点环境
传销窝点环境
传销窝点环境
传销窝点环境
传销窝点环境
传销窝点环境
传销窝点环境
传销窝点环境
传销窝点环境
传销窝点环境
传销窝点环境
传销窝点环境
传销大课堂
传销大课堂
传销窝点环境
传销窝点环境
传销窝点环境
传销窝点环境
传销窝点环境
传销窝点环境
反传销联盟寻人找人解救传销
反传销联盟寻人找人解救传销
传销窝点环境
传销窝点环境
传销窝点环境
传销窝点环境
传销窝点环境
传销窝点环境
传销窝点环境
传销窝点环境
传销窝点环境
传销窝点环境
传销窝点环境
传销窝点环境
传销窝点环境
传销窝点环境
传销窝点环境
传销窝点环境
传销窝点环境
传销窝点环境
传销窝点环境
传销窝点环境
传销窝点环境
传销窝点环境
传销窝点环境
传销窝点环境
传销窝点环境
传销窝点环境
传销窝点环境
传销窝点环境
传销窝点环境
传销窝点环境
传销窝点环境
传销窝点环境
传销窝点环境
传销窝点环境
传销窝点环境
传销窝点环境
传销窝点环境
传销窝点环境
传销窝点环境
传销窝点环境
传销窝点环境
传销窝点环境
传销窝点环境
传销窝点环境
传销窝点环境
传销窝点环境
传销窝点环境
传销窝点环境
传销窝点环境
传销窝点环境
传销窝点环境
传销窝点环境
传销窝点环境
传销窝点环境
传销窝点环境
传销窝点环境
传销窝点环境
传销窝点环境
传销窝点环境
传销窝点环境
传销窝点环境
传销窝点环境
传销窝点环境
传销窝点环境
传销窝点环境
传销窝点环境
传销窝点环境
传销窝点环境
传销大课堂
传销大课堂
传销窝点环境
传销窝点环境
反传销联盟寻人找人解救传销
反传销联盟寻人找人解救传销
传销大课堂
传销大课堂
传销大课堂
传销大课堂
传销窝点环境
传销窝点环境
传销窝点环境
传销窝点环境
传销窝点环境
传销窝点环境
传销窝点环境
传销窝点环境
传销窝点环境
传销窝点环境
传销窝点环境
传销窝点环境
传销窝点环境
传销窝点环境
传销窝点环境
传销窝点环境
传销窝点环境
传销窝点环境
传销窝点环境
传销窝点环境
传销窝点环境
传销窝点环境
传销窝点环境
传销窝点环境
传销窝点环境
传销窝点环境
传销窝点环境
传销窝点环境
传销窝点环境
传销窝点环境
北派传销窝点环境
北派传销窝点环境
北派传销窝点环境
北派传销窝点环境
北派传销窝点环境
北派传销窝点环境
北派传销窝点环境
北派传销窝点环境
北派传销窝点环境
北派传销窝点环境
北派传销窝点环境
北派传销窝点环境
北派传销窝点环境
北派传销窝点环境
北派传销窝点环境
北派传销窝点环境
北派传销窝点环境
北派传销窝点环境
北派传销窝点环境
北派传销窝点环境
北派传销窝点环境
北派传销窝点环境
北派传销窝点环境
北派传销窝点环境
北派传销窝点环境
北派传销窝点环境
被抓的传销人员
被抓的传销人员
北派传销窝点环境
北派传销窝点环境
北派传销窝点环境
北派传销窝点环境
被抓的传销人员
被抓的传销人员
北派传销窝点环境
北派传销窝点环境
北派传销窝点环境
北派传销窝点环境
北派传销窝点环境
北派传销窝点环境
北派传销窝点环境
北派传销窝点环境
传销窝点
传销窝点
传销大课堂
传销大课堂
传销窝点内
传销窝点内
传销窝点环境
传销窝点环境
传销寝室
传销寝室
传销里
传销里
传销的大课堂
传销的大课堂
传销窝点环境
传销窝点环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