河北霸州一派出所巡防员“救出”传销女子后 竟安排给情人当长期免费劳力

首页标题    反传销动态    河北霸州一派出所巡防员“救出”传销女子后 竟安排给情人当长期免费劳力

  作为河北省霸州市公安局温泉城派出所巡防队员的邵子玉,私下与传销组织头目建立了一种特殊的联系:社会上有人需要干活了,邵子玉就给传销头目打电话,让他们安排人手无偿劳动。

  在他的情人谢康媛的要求下,传销人员、20岁女子李某多次被叫过来搬货。熟悉之后,李某跪在了谢康媛面前,希望被解救。

  本以为遇到好心人的李某没想到,等待她的是更加水深火热的生活:被“救出”来后,她成了邵、谢二人的免费保姆,帮谢康媛外出打工,甚至签下“卖身契”。在二人的打骂与威胁下,李某连逃都不敢逃。

  近日公布的刑事判决书详细披露了前后案情,邵、谢二人“以暴力、威胁等手段控制被害人,编造种种理由迫使被告人无偿为二被告人打工赚钱”,犯强迫劳动罪,分别获刑。

  【1】跪求“解救”之后

  邵子玉今年36岁,2003年毕业于山西省警察职业学院,2005年被招录到霸州市公安局巡警大队,自2011年开始在霸州市温泉城派出所工作。邵子玉利用其霸州市公安局巡防队员身份,借查抄传销组织的名义,与传销人员建立了联系,让传销组织头目安排传销人员,无偿为他人提供劳务。

  谢康媛与邵子玉是在2016年底认识的,那时谢康媛刚满20岁。后来两人以情人身份交往,在谢康媛的心里她就是在跟邵子玉处对象,同居在一个租住的平房里,邵子玉隔几天就会来住一次。

  谢康媛知道邵子玉有家庭,她也还有一个男友,姓赵。

  2017年因为生意忙不过来,赵某曾通过谢康媛,托邵子玉找几个传销人员帮忙干活。邵子玉给传销组织头目打了个电话,对方随即安排了四五个人帮赵某搬运库房里的货物,这其中就有身陷传销组织的女子李某。

  李某2016年11月份来到霸州市后,被骗入了传销组织。帮赵某干了几次活之后,李某与谢康媛熟了起来,她跪着请求谢康媛将自己带出传销组织。在李某的央求下,邵子玉和谢康媛将她解救出来。

  因李某身份证被扣留在传销组织中,又没钱购买车票,谢康媛说家里缺个保姆,要李某来家里做保姆,包吃住,每月还有3000元工资。想到邵子玉和谢康媛对自己不错,李某答应了。邵子玉和谢康媛还告诉李某,公安局打传销很厉害,让她最好不要外出,李某因此很少出门。

  李某在谢康媛家里做保姆,有没有领到过工资?李某称,因为传销组织把她的身份证扣了,为了把身份证要回来,她再次找到了邵子玉和谢康媛帮忙。

  在李某做保姆的第一个月,谢康媛给了李某1500元工资。为了把这1500元要回来,并且顺理成章的不再支付李某工资,谢康媛想了个主意,骗李某说,传销组织要拿到5000元钱才给身份证。

  李某说自己可以打工偿还,又将这1500元退给了谢康媛。之后,两人约定从李某的工资里扣钱,一直扣到2017年5月10号。

  然而,在后来一次打扫卫生时,李某在谢康媛的衣物里看到了自己的身份证,才明白他们一直在骗自己。

  【2】顶替上班偿还虚构债务

  在 “解救”李某之后,谢康媛不满足于李某只给自己当免费保姆,很快,她又让李某签下了一份相当于“卖身契”的协议。

  按照这份协议约定,李某需用每个月1500元的保姆工资给谢康媛还款2.8万元,时间自2017年5月10日至2018年11月10日,期间还要无条件给谢康媛打工还钱,直到还清债务。

  李某又是为何突然欠下的2.8万元债务?

  原来,2017年2、3月份,谢康媛在一家宠物店当学徒,才过了几天她就不肯去了,直接让李某帮她去上班。李某来到宠物店工作,不料在工作过程中喂死了一条宠物狗,被要求赔偿1800元。后来又忘记关存放狗粮的仓库水龙头,导致狗粮被水淹。

  李某记得,谢康媛与老板娘王女士一起算账,说要还2.8万元。李某借不到钱,只能答应继续打工还钱。

  2.8万元是怎么算出来的?为达到控制李某无偿劳动的目的,谢康媛找到了宠物店的老板娘王女士,暗示对方虚构一笔债务。

  “我说应该是8000多元,谢康媛让我多算一点,我又算了1万多,谢用胳膊碰了我一下,还嫌我算的少,最后算了2万多。”老板娘王女士称,在谢康媛与李某签订协议之后,谢康媛曾经来问过她到底要赔多少钱,她没有要对方赔偿。

  而宠物店老板张某对此一无所知。他说,因为货物都是防水包装,虽然被水淹了,但里面的狗粮没有被水浸,其实并没有任何损失。他还安慰过李某,也没有让任何人赔偿过。

  此外,李某在该宠物店打工,每个月有1500元的工资,店里一共给她发了四五次工资。但对于这笔工资,李某完全不知情。这是因为,每个月,谢康媛都会领走本属于李某的工资,供自己开销。

  【3】经常挨打却不敢逃跑

  在宠物店工作的李某给人一种很奇怪的感觉。宠物店里不管饭,李某总说没有饭吃、饿得厉害,老板娘王女士经常给她买饭吃。

  老板张某发现,刚开始上班的时候,李某一切都还正常,后来感觉她有点精神恍惚,说不想回家,在家老挨打,想在宠物店住,但张某没同意。张某偶尔会看到李某身上有伤,脸上青一块紫一块的,膝盖有青肿,还有一次一只手肿了,胳膊也是青一块紫一块的。

  老板娘曾经问起李某的伤是怎么造成的,李某说是遛狗摔的,但有时候一问就哭。

  后来他们才知道,邵子玉和谢康媛总是打李某,碍于邵子玉在派出所工作,李某不敢报警也不敢逃走。除了挨打,李某还经常做家务做到凌晨两三点钟。

  李某上班时,谢康媛会给老板打电话,如果发现李某不按时上下班,就会唠叨,有时还会给李某一巴掌。谢、邵二人下手很重的殴打,李某记得的就有三次。一次是因为淹了狗粮,被谢康媛踹了几脚。

  原本李某对邵子玉和谢康媛一直心存感激,然而2017年4月,李某不知道为什么惹怒了谢康媛,被邵子玉用一块类似于地板砖的物体砸到后背,用拳头打头和脸,用喷雾剂喷眼睛,当时眼睛就肿了,不断的流眼泪,又疼又辣,浑身都是辣椒水味。

  李某记得,他们把她叫进屋内,让她趴在地上,用皮带抽了半个小时。谢康媛让她站起来,邵子玉又用棍子打她的腰、膝盖,现在还有疤痕。李某不敢反抗。

  “当时邵子玉威胁我,让我不要想着逃跑,他认识很多人,他是公安局的,想找我很容易,也能找到我家,如果我逃跑就把我全家都弄死。他还经常说我想跑就挖坑把我活埋了,我真的很害怕,不敢跑。”李某称,平时上下班都是她一个人,她有很多单独逃跑的机会,可她害怕邵子玉和谢康媛,怕他们对自己家人不利,根本不敢逃跑。

  2017年7月7日,在李某报警的前一天,她又挨了一次重重的打。原本李某开心的跟着宠物店老板一家去天津看海,晚上在老板店里吃饭。然而谢康媛找来后就踹李某,质问李某为什么出门不跟她说,不断的抽李某耳光。

  【4】在出租司机协助下“逃出生天”

  当晚,李某先跟着谢康媛回家了,一个多小时之后她又回到了宠物店里向老板张某求救。见李某可怜,张某给了她500元,让她赶紧回老家。

  当时,李某仍然没有拿到自己的身份证,买不了票,只好打了个出租车,和出租车司机说了自己的遭遇,求出租车司机帮助她。司机出于好心,收留了李某一个晚上,在2017年7月8日带着李某报警。

  就在李某报警当天,谢康媛和邵子玉还找到了张某的宠物店,质问张某为什么要给李某钱,还要放她走。就在这个时候,民警赶来将二人带走。

  2017年7月11日,邵子玉的亲属与李某签订协议书,赔偿被害人一万元经济损失,得到被害人的谅解。

  霸州市人民法院一审认为,邵子玉利用其霸州市公安局巡防队员身份,借查抄传销组织的名义,与传销人员建立联系,伙同被告人谢康媛,利用传销人员对公安机关的畏惧心理,获取传销人员提供的无偿劳务,从中牟取利益;本案被害人李某涉世未深,误入传销组织,二被告人将其解救后,以暴力、威胁、被告人谢康媛拿走被害人手机等手段实际控制被害人,编造出种种理由迫使被告人无偿为二被告人打工赚钱,获取的利益非法据为己有,二被告人的行为侵犯了被害人作为劳动者所享有的人身自由权和获取劳动报酬权,二被告人的行为符合强迫劳动罪的犯罪构成,以被告人谢康媛犯强迫劳动罪,判处有期徒刑一年六个月,并处罚金人民币一万元,被告人邵子玉犯强迫劳动罪,判处有期徒刑一年,并处罚金人民币一万元。

  谢康媛、邵子玉提起上诉后,2019年11月4日,河北省廊坊市中级人民法院审理认为,邵子玉在共同犯罪中起次要辅助作用,系从犯,且得到被害人谅解,依法可以免予刑事处罚。

1

  【延伸解释】

  为什么二审时邵子玉可以免予刑事处罚?

  湘潭大学法学院教授、博士生导师张永红表示,这个案件中涉及到的罪名是强迫劳动罪,我国刑法244条规定,强迫劳动罪有两个法定刑幅度,一个幅度是三年以下有期徒刑或者拘役并处罚金,第二个幅度是严重的处3到10年有期徒刑并处罚金。就这个案件而言,适用第一个法定刑幅度,三年以下有期徒刑或者拘役并处罚金。

  在这个案件中,涉及到量刑情节,一个是从犯,另一个是刑事和解。

  根据人民法院量刑指导意见的规定,对于从犯,应当综合考虑其在共同犯罪中的地位、作用等情况,予以从宽处罚,减少基准刑的20%-50%;犯罪较轻的,减少基准刑的50%以上或者依法免除处罚。

  对于积极赔偿被害人经济损失并取得谅解的,综合考虑犯罪性质、赔偿数额、赔偿能力以及认罪、悔罪程度等情况,可以减少基准刑的40%以下。

  比如,强迫劳动罪的第一个法定刑幅度是三年以下有期徒刑或者拘役,接下来要确定它的基准刑,这个基准刑一般比法定刑要低。在这个案件中,邵子玉的家属与李某达成了刑事和解,在一审法院判决时以邵子玉犯强迫劳动罪判处有期徒刑1年。廊坊中院在二审时改判邵子玉犯强迫劳动罪免予刑事处罚,主要是多了一个法定的量刑情节——从犯。等于邵子玉有两个从宽处罚的情节,根据指导意见规定,从犯和刑事和解,单独一项都可以达到免除刑事处罚,而此时邵子玉同时具备了两项。

  根据证人证言等材料,本案中虽然李某基于对邵子玉身份的恐惧不敢反抗也不敢逃跑,但是,是谢康媛提出让受害人李某在家中做保姆,也是谢康媛让李某代替自己去宠物店打工,更是谢康媛虚构了债务让李某打工还债。从犯意的提起来说,谢康媛起到的作用更大。强迫劳动罪关键在于强迫行为的实施,谁起的作用大。如果在这个案件中法院根据证据材料认定暴力威胁主要是谢康媛实施的,那么认定邵子玉是从犯也是合理的。

  来源:河北青年报 潇湘晨报

2020年3月13日 13:10

  凡是打着中国梦、亮点经济、移民经济、三商法、消费返利、连锁经营、连锁销售、自愿连锁经营业、特许经营、资本运作、商务商会运作、1040阳光工程、五口之家、民间互助理财、阳光兴边富民工程、321工程、新时代资本运作、中绿资本运作、网络营销、原始股、虚拟货币、解冻民族资产等旗号,或打着天津天狮、三生、隆力奇、蝶贝蕾、欧莱雅第六感、广东新珀莱、香港凯迪、香港乐康、新时代、香港美一美、香港金龙、广州冰之澳、广州胜梅、广州唯丽莎、广州馨姿妮、黑龙江佳地、圣源生物、深圳凯尔德、参美天赐康、北京日光、阿穆尔鲟鱼、法国落花侬、上海富勒,广州新柏兰、广州蝶贝蕾、广州诗雅、广州馨姿妮、广州姬配诗、上海丝嘉娜、上海安郎、广州雅杰琳、香港华信国际、法国水玲珑、香港绿之韵、广州依纯、香港新时空、广州巧迪、广州汉美、玩宝诗逸、香港苏泊莱、广州金娜宝、广州碧莹、西藏鹿茸、圣原健康、昆明阿穆尔鲟、香港三世缘、香港华信卡蒂维妮、真丽斯、上海雅诗、广州谭盛、广州金明星辉、可美爱丽、广州大和康、塞维娜、广州唯丽莎、上海卓丽、漳州格莱雅、广州天玺、天顔天奚、北京日光、哈尔滨伊达、中辉久宝、新龙泉多肽、香港肽行天下、洛华侬、爱琪蓓蕾、德国蒙丽丹尔等公司名称,需让缴纳入门费2680、2800、2900、3200、3260、3800、3880、3900、3960、5900、33500、34000、40100、49800、50300、50600、50800、69800、85800、102800等,以四级三晋制、五级三阶制、三级八岗制、五星制、静态奖动态奖为计算返利制度的,均是传销行为!望大家提高警惕,请勿上当受骗!

 

  什么是传销?

 

  传销是指组织者或者经营者发展人员,通过对被发展人员以其直接或者间接发展的人员数量或者销售业绩为依据计算和给付报酬,或者要求被发展人员以交纳一定费用为条件取得加入资格等方式。其目的是牟取非法利益,扰乱经济秩序,影响社会稳定的行为。

  只要是触犯了法律《禁止传销条例》的就都属于传销行为。

  《禁止传销条例》中规定下列行为,属于传销行为:

  一、组织者或者经营者通过发展人员,要求被发展人员发展其他人加入,对发展的人员以其直接或者间接滚动发展的人员的数量为依据计算和给付报酬(包括物资奖励和其他经济利益,下同)牟取非法利益的;

  二、组织者或者经营者通过发展人员,要求被发展人员交纳费用或者认购商品等方式等变相交纳费用,取得加入或者发展其他人员加入的资格,牟取非法利益的;

  三、组织者或者经营者通过发展人员,要求被发展人继续发展他人加入,形成上下线关系,并以下线的销售业绩为依据和给付上线报酬,牟取非法利益的。

  如果具备以下传销的三个特征和两个组成要件,便可以确定是传销:

  传销的三个主要特征是:

  (1)、需要交纳或者变相交纳入门费,交钱获得加入资格,不管有没有产品;

  (2)、需要发展下线组成层级关系,按发展下线获取提成,也就是说你的工资的来源,是你的下线所交的钱里的提成;

  (3)、存在团队计酬,组成上下级关系,层层返利。

  传销的两个组成要件:

  (1)组织要件:即发展人员,组成网络。传销组织者承诺,只要参加者交钱加入后,再发展他人加入,就可获得高额的“回报”或“报酬”。这就是俗称的“发展下线”。下线还可以再发展下线,以此组成上下线的人际网络,形成传销的“人员结构链”。

  (2)计酬要件:包括两种形式。一种是以参加者本人直接发展的下线人数和间接发展的下线人数为依据计算和给付报酬,即以直接和间接发展的人员数量计提报酬,形成传销的“资金链”;另一种是以参加者本人直接发展和间接发展的下线的销售业绩(即销售额)为依据计算和给付报酬,形成传销的“资金链”。

  传销的运作:介绍加入——交纳费用(入门费、购买商品费)——欺骗、约请他人加入——从被骗者交纳费用中提取报酬——被骗者再骗他人——以此模式循环。

 

 

  若您身边有亲人朋友被困传销或深陷传销执迷不悟,请与我们联系!本网站工作人员有着多年的反传销经验,针对传销提供寻人找人、反洗脑劝说,专业解救传销受害者!

中国反传销联盟友情提示:

  • 专业针对传销,提供寻人找人、反洗脑劝说、解救传销受害者!

     

    亲朋被骗传销了怎么办?

    微信咨询

    反传销

    反传销QQ交流群

    0373-5999569

    15993050805

    251223955

    251223955

传销窝点环境
传销窝点环境
传销窝点环境
传销窝点环境
传销窝点环境
传销窝点环境
传销窝点环境
传销窝点环境
传销窝点环境
传销窝点环境
传销窝点环境
传销窝点环境
反传销联盟寻人找人解救传销
反传销联盟寻人找人解救传销
传销窝点环境
传销窝点环境
传销人员
传销人员
传销窝点环境
传销窝点环境
传销窝点环境
传销窝点环境
传销窝点环境
传销窝点环境
传销大课堂
传销大课堂
传销窝点环境
传销窝点环境
传销窝点环境
传销窝点环境
传销大课堂
传销大课堂
传销窝点环境
传销窝点环境
传销窝点环境
传销窝点环境
传销窝点环境
传销窝点环境
反传销联盟寻人找人解救传销
反传销联盟寻人找人解救传销
传销窝点环境
传销窝点环境
传销窝点环境
传销窝点环境
psb-49
传销窝点环境
psb-48
传销窝点环境
传销窝点环境
传销窝点环境
传销窝点环境
传销窝点环境
传销窝点环境
传销窝点环境
传销窝点环境
传销窝点环境
传销窝点环境
传销窝点环境
传销窝点环境
传销窝点环境
传销窝点环境
传销窝点环境
传销窝点环境
传销窝点环境
传销窝点环境
传销窝点环境
传销窝点环境
传销窝点环境
传销窝点环境
传销窝点环境
传销窝点环境
传销窝点环境
传销窝点环境
传销窝点环境
传销窝点环境
传销窝点环境
传销窝点环境
传销窝点环境
传销大课堂
传销大课堂
传销窝点环境
传销窝点环境
传销窝点环境
传销窝点环境
传销窝点环境
传销窝点环境
反传销联盟寻人找人解救传销
反传销联盟寻人找人解救传销
传销窝点环境
传销窝点环境
传销窝点环境
传销窝点环境
传销窝点环境
传销窝点环境
传销窝点环境
传销窝点环境
传销窝点环境
传销窝点环境
传销窝点环境
传销窝点环境
传销窝点环境
传销窝点环境
传销窝点环境
传销窝点环境
传销窝点环境
传销窝点环境
传销窝点环境
传销窝点环境
传销窝点环境
传销窝点环境
传销窝点环境
传销窝点环境
传销窝点环境
传销窝点环境
传销窝点环境
传销窝点环境
传销窝点环境
传销窝点环境
传销窝点环境
传销窝点环境
传销窝点环境
传销窝点环境
传销窝点环境
传销窝点环境
传销窝点环境
传销窝点环境
传销窝点环境
传销窝点环境
传销窝点环境
传销窝点环境
传销窝点环境
传销窝点环境
传销窝点环境
传销窝点环境
传销窝点环境
传销窝点环境
传销窝点环境
传销窝点环境
传销窝点环境
传销窝点环境
传销窝点环境
传销窝点环境
传销窝点环境
传销窝点环境
传销窝点环境
传销窝点环境
传销窝点环境
传销窝点环境
传销窝点环境
传销窝点环境
传销窝点环境
传销窝点环境
传销窝点环境
传销窝点环境
传销窝点环境
传销窝点环境
传销大课堂
传销大课堂
传销窝点环境
传销窝点环境
反传销联盟寻人找人解救传销
反传销联盟寻人找人解救传销
传销大课堂
传销大课堂
传销大课堂
传销大课堂
传销窝点环境
传销窝点环境
传销窝点环境
传销窝点环境
传销窝点环境
传销窝点环境
传销窝点环境
传销窝点环境
传销窝点环境
传销窝点环境
传销窝点环境
传销窝点环境
传销窝点环境
传销窝点环境
传销窝点环境
传销窝点环境
传销窝点环境
传销窝点环境
传销窝点环境
传销窝点环境
传销窝点环境
传销窝点环境
传销窝点环境
传销窝点环境
传销窝点环境
传销窝点环境
传销窝点环境
传销窝点环境
传销窝点环境
传销窝点环境
北派传销窝点环境
北派传销窝点环境
北派传销窝点环境
北派传销窝点环境
北派传销窝点环境
北派传销窝点环境
北派传销窝点环境
北派传销窝点环境
北派传销窝点环境
北派传销窝点环境
北派传销窝点环境
北派传销窝点环境
北派传销窝点环境
北派传销窝点环境
北派传销窝点环境
北派传销窝点环境
北派传销窝点环境
北派传销窝点环境
北派传销窝点环境
北派传销窝点环境
北派传销窝点环境
北派传销窝点环境
北派传销窝点环境
北派传销窝点环境
北派传销窝点环境
北派传销窝点环境
被抓的传销人员
被抓的传销人员
北派传销窝点环境
北派传销窝点环境
北派传销窝点环境
北派传销窝点环境
被抓的传销人员
被抓的传销人员
北派传销窝点环境
北派传销窝点环境
北派传销窝点环境
北派传销窝点环境
北派传销窝点环境
北派传销窝点环境
北派传销窝点环境
北派传销窝点环境
传销窝点
传销窝点
传销大课堂
传销大课堂
传销窝点内
传销窝点内
传销窝点环境
传销窝点环境
传销寝室
传销寝室
传销里
传销里
传销的大课堂
传销的大课堂
传销窝点环境
传销窝点环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