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5年前大学毕业生误入传销遭杀害分尸,十余名嫌犯现受审

首页标题    大学生专栏    15年前大学毕业生误入传销遭杀害分尸,十余名嫌犯现受审

1

办案民警带嫌疑人指认案发现场。

  阿志(化名)大学毕业后不久便失踪了,十多年后,他的父母从广州来的民警处得知,阿志在当年已遭杀害。

  8月14日,记者从广州市公安局番禺分局工作人员处了解到,该案十余名嫌疑人已被以涉嫌故意杀人罪移交检察机关,目前,该案已开庭审理,尚未判决。

  警方侦查发现,阿志2004年在广州误入传销,因反抗传销组织的非法拘禁被打死,后被分尸抛弃。

  当年,阿志的部分遗体被发现,警方囿于当时的条件一时无法查实受害者的身份,该案被一度称为“无名尸甲被凶杀案”。后借助DNA比对,终找到突破口。

  据警方介绍,该案的涉案人员中,有两名当时刚毕业的大学生,两人还是大学室友;被抓时,他们都过着正常普通的生活,有的是保险业务员,有的是手机销售员,有的是培训机构的员工,且多数都已成家。

  “无名尸甲被凶杀案”

  2004年12月16日,广州番禺大石街废弃的一个养蛇场,植被茂盛,人迹罕至。一名拾荒者在树丛里发现一个塑料袋子,袋子已经烂了,露出来一个人的两个上肢和一个右下肢,其余的尸块则未找到。

  当时的法医鉴定显示,死者是一名20多岁的男性,死亡时间大约是在两到三个月之前,身高1.65米到1.70米之间。办案人员发现,死者的指甲修整得较整齐,说明他的生活习惯比较讲究,同时其手掌的掌纹纹路较清晰,没有遗留职业特征的痕迹,据此可推定死者应该不是一个体力劳动者。

  没有身份信息,没有视频监控,也没有目击者,线索只有一个黑色的塑料袋子和遗体。当年,大石街外来人口众多,囿于当时的条件,警方没有办法查清死者的身份等信息。警方立案时,该案被称为“无名尸甲被凶杀案”。

  不过,警方一直未放弃该案。

  番禺警方此前于2001年9月份成立DNA实验室,是我国第一批筹建DNA数据库的公安机关。案发后,法医从死者的骨细胞提取DNA,为日后破案提供了有价值的线索。2006年,公安部DNA数据库联网时,番禺警方把该DNA信息推送到建立DNA库的一些省市,以便比对。同时,番禺警方对在番禺报失踪并符合该案特征的线索,都逐一派专人去核查。

  2015年4月,番禺警方收到公安部DNA数据库发来的比对报告,“无名尸甲被凶杀案”死者的DNA,比中了河南郑州新密市公安局登记的失踪人员阿志。

  两名番禺刑警立即去了河南,阿志的父母见到民警时,哭成泪人,他们已经寻儿十余年。

  阿志的父亲老陈介绍说,阿志毕业于中国地质大学,当年是村里第一个考上重点大学的孩子;毕业后,阿志被分配到上海一家国有企业工作,然而他不满意那份工作,说要出去闯一闯,他的这一想法遭到父亲严厉批评。2004年10月,老陈与阿志通了最后一个电话,阿志就失踪了。为此,老陈一直自责,认为儿子是负气出走。

  阿志的父母都是农民,他们张贴寻人启事,报案,四处找熟人打听,也去上海找过人,但一直没有消息。因为怕阿志打电话回家,他们也一直保留家里原来的座机号码。

  2013年,家里的一个当协警的亲戚告诉老陈,如今有了失踪人口信息库,可以采集父母的DNA,为寻找失踪的孩子提供比对线索。于是,老陈和妻子去了当地的派出所做了DNA血样采集。

  2

办案民警抓获嫌疑人

  命案背后传销组织隐现

  办案民警发现,此案难度很大,阿志2004年毕业分配去了上海,他的生活看起来和广州番禺没有关系,而且他的生活轨迹复杂,性格内向,和河南老家的人联系又少,父母对他的生活知之甚少。

  经过分析,警方判断,作为20多岁刚毕业的年轻人,阿志最重要的社会关系是朋友和同学,便决定从他的同学朋友入手。阿志失踪后,他的几个热心同学一直帮忙寻人,警方以此为切入口,把阿志被害之前的生活轨迹和社会关系一步一步捋出来。

  警方了解到,跟阿志关系最好的,是他的一个高中女同学阿芳(化名),他曾和家人说过,有认这个高中同学当“干姐姐”。警方在河南新密找到了阿芳,她在一家银行工作,已成家做了妈妈。阿芳透露说,2004年,阿志曾给她打过最后一个电话,称在单位干得不开心,同班女同学阿慧(化名)在广州发展得不错,他打算去看看。

  阿芳表示,阿慧也是他们一届的同学,多年没回老家,后来才得知,那几年阿慧是被人骗到广东去做传销了。2007年7月份,她在新密一个银行附近碰见阿慧,阿慧承认阿志当时是被她叫去了,但去了之后她就没见过阿志了。

  番禺警方分析认为,阿志的被害极可能和传销组织有关。

  在河南当地警方的配合下,番禺警方找到了阿慧。据阿慧讲述,当年在广州火车站接到阿志后,她把他带到了当时自己所在的传销组织。传销组织规定,熟人必须分开,阿志被分配到传销组织的另一个“家”,当天就被“家长”带走了,自此阿慧再没有见到阿志,后面有“家长”说阿志不想干,送他回去了。随后的几年,阿慧辗转好几个地方,花光了能要来的所有的钱,才明白传销是骗局,便找机会给家里人打电话求救,是家人接她回去的。

  传销组织涉打死人后分尸抛弃

  案发时,番禺大石辖区常住人口8万,外来人口仅按当时办了暂住证的统计就有20多万,没办暂住证的人则无法估算。便利的交通条件,使得那时的大石镇成为传销的重灾区,后来通过多年持续重拳打击,传销基本销声匿迹。要寻找十多年前的传销组织,难度很大。

  据阿慧回忆,当年做传销的来自全国各地,很多人用的是化名,她记得一个人叫尚少华,当时是“主任”,比“家长”要高一级,负责给阿志讲课;一个姓吴的人,职位是比“主任”还高一级的“经理”,组织里的事情基本上都是由他安排决定的;一个高层叫王司,是这个组织的头儿。

  办案民警想到了当年的“打传办”,是由多部门组成的临时机构。当年还没有就传销犯罪专门立法,故“打传办”也只是以驱逐为主。

  在大石派出所当年“打传办”留下的一屋资料里,民警找到了一个吴姓“经理”的相关记载。

  在一起关于非法拘禁违法行为的报案中,警方解救了被骗入传销组织的人,当时传唤到的传销人员中就有阿慧提到的尚少华,在他的笔录中,警方看到他说自己的领导姓吴。

  番禺警方立即使用大数据进行查询,核实了当时的吴经理名叫吴怀玉,安徽人,2000年前后曾经就读于南京的一所高校,案发时刚好大学毕业。之后,在吴怀玉就读的大学学生资料里,办案民警查找阿慧提到的每一个相似的名字,发现王司和吴怀玉是同班同学,同一个宿舍的室友,两人的学号还挨着。

  办案民警又去了河南,把疑似当年传销组织人员的资料拿给阿慧来辨认,阿慧认出了“经理”吴怀玉、“主任”尚少华、冯建江、程启文等人。

  随着办案人员在多个省市的深入调查和大数据分析,一个名叫“恒天”体系的传销组织的架构逐步清晰了起来。

  办案民警发现,现在该传销组织一些成员过着正常普通的生活,有保险业务员,有手机销售员,有的是培训机构的员工,且多数都已成家。

  之后,办案民警在河南、山东、安徽、广东、内蒙古、福建等多个省份同时抓捕。然而,抓回来的嫌疑人大多只承认自己参加过传销,并不承认有打死人的事。

  番禺警方在福建抓捕了嫌疑人尹宝来,他是王司和吴怀玉的同学。当年,尹宝来是给阿志上课的“主任”。警方初步判断,他嫌疑很大。

  被抓时,尹宝来在一家药品企业工作,在当地没有任何违法记录。尹宝来承认,2004年左右,他在大石做过传销,也是被同学吴怀玉带入了传销组织,还给了“主任”的职位,但不知道有打死人的事情。

  番禺警方分析认为,尹宝来没有参与案件,却是案件的知情人,经过几番较量,尹宝来如实供出了参与打死阿志的所有人员。

  警方查明,阿志到了番禺的第二天,就因反抗传销组织的非法拘禁被打死。番禺警方认定,阿志被骗入传销组织后在反抗的过程中被犯罪嫌疑人王司、吴怀玉、程启文、冯建江、尚少华、査达意等人打死。犯罪嫌疑人王司将情况汇报给“老总”刘涛之后,第二天他们对尸体进行了分尸抛弃。

  在传销组织中级别最高的“老总”刘涛并不在开始的犯罪嫌疑人名单中,随着案件的深入,刘涛是最后一个被抓到的犯罪嫌疑人。

  目前,十余名犯罪嫌疑人涉嫌故意杀人罪被移交检察机关提起公诉,该案已开庭审理,尚未判决。

 

2019年8月14日 18:05

  凡是打着中国梦、亮点经济、移民经济、三商法、消费返利、连锁经营、连锁销售、自愿连锁经营业、特许经营、资本运作、商务商会运作、1040阳光工程、五口之家、民间互助理财、阳光兴边富民工程、321工程、新时代资本运作、中绿资本运作、网络营销、原始股、虚拟货币、解冻民族资产等旗号,或打着天津天狮、三生、隆力奇、蝶贝蕾、欧莱雅第六感、广东新珀莱、香港凯迪、香港乐康、新时代、香港美一美、香港金龙、广州冰之澳、广州胜梅、广州唯丽莎、广州馨姿妮、黑龙江佳地、圣源生物、深圳凯尔德、参美天赐康、北京日光、阿穆尔鲟鱼、法国落花侬、上海富勒,广州新柏兰、广州蝶贝蕾、广州诗雅、广州馨姿妮、广州姬配诗、上海丝嘉娜、上海安郎、广州雅杰琳、香港华信国际、法国水玲珑、香港绿之韵、广州依纯、香港新时空、广州巧迪、广州汉美、玩宝诗逸、香港苏泊莱、广州金娜宝、广州碧莹、西藏鹿茸、圣原健康、昆明阿穆尔鲟、香港三世缘、香港华信卡蒂维妮、真丽斯、上海雅诗、广州谭盛、广州金明星辉、可美爱丽、广州大和康、塞维娜、广州唯丽莎、上海卓丽、漳州格莱雅、广州天玺、天顔天奚、北京日光、哈尔滨伊达、中辉久宝、新龙泉多肽、香港肽行天下、洛华侬、爱琪蓓蕾、德国蒙丽丹尔等公司名称,需让缴纳入门费2680、2800、2900、3200、3260、3800、3880、3900、3960、5900、33500、34000、40100、49800、50300、50600、50800、69800、85800、102800等,以四级三晋制、五级三阶制、三级八岗制、五星制、静态奖动态奖为计算返利制度的,均是传销行为!望大家提高警惕,请勿上当受骗!

 

  什么是传销?

 

  传销是指组织者或者经营者发展人员,通过对被发展人员以其直接或者间接发展的人员数量或者销售业绩为依据计算和给付报酬,或者要求被发展人员以交纳一定费用为条件取得加入资格等方式。其目的是牟取非法利益,扰乱经济秩序,影响社会稳定的行为。

  只要是触犯了法律《禁止传销条例》的就都属于传销行为。

  《禁止传销条例》中规定下列行为,属于传销行为:

  一、组织者或者经营者通过发展人员,要求被发展人员发展其他人加入,对发展的人员以其直接或者间接滚动发展的人员的数量为依据计算和给付报酬(包括物资奖励和其他经济利益,下同)牟取非法利益的;

  二、组织者或者经营者通过发展人员,要求被发展人员交纳费用或者认购商品等方式等变相交纳费用,取得加入或者发展其他人员加入的资格,牟取非法利益的;

  三、组织者或者经营者通过发展人员,要求被发展人继续发展他人加入,形成上下线关系,并以下线的销售业绩为依据和给付上线报酬,牟取非法利益的。

  如果具备以下传销的三个特征和两个组成要件,便可以确定是传销:

  传销的三个主要特征是:

  (1)、需要交纳或者变相交纳入门费,交钱获得加入资格,不管有没有产品;

  (2)、需要发展下线组成层级关系,按发展下线获取提成,也就是说你的工资的来源,是你的下线所交的钱里的提成;

  (3)、存在团队计酬,组成上下级关系,层层返利。

  传销的两个组成要件:

  (1)组织要件:即发展人员,组成网络。传销组织者承诺,只要参加者交钱加入后,再发展他人加入,就可获得高额的“回报”或“报酬”。这就是俗称的“发展下线”。下线还可以再发展下线,以此组成上下线的人际网络,形成传销的“人员结构链”。

  (2)计酬要件:包括两种形式。一种是以参加者本人直接发展的下线人数和间接发展的下线人数为依据计算和给付报酬,即以直接和间接发展的人员数量计提报酬,形成传销的“资金链”;另一种是以参加者本人直接发展和间接发展的下线的销售业绩(即销售额)为依据计算和给付报酬,形成传销的“资金链”。

  传销的运作:介绍加入——交纳费用(入门费、购买商品费)——欺骗、约请他人加入——从被骗者交纳费用中提取报酬——被骗者再骗他人——以此模式循环。

 

 

  若您身边有亲人朋友被困传销或深陷传销执迷不悟,请与我们联系!本网站工作人员有着多年的反传销经验,针对传销提供寻人找人、反洗脑劝说,专业解救传销受害者!

中国反传销联盟友情提示:

  • 专业针对传销,提供寻人找人、反洗脑劝说、解救传销受害者!

     

    亲朋被骗传销了怎么办?

    微信咨询

    反传销

    反传销QQ交流群

    0373-5999569

    15993050805

    251223955

    251223955

传销窝点环境
传销窝点环境
传销窝点环境
传销窝点环境
传销窝点环境
传销窝点环境
传销窝点环境
传销窝点环境
传销窝点环境
传销窝点环境
传销窝点环境
传销窝点环境
反传销联盟寻人找人解救传销
反传销联盟寻人找人解救传销
传销窝点环境
传销窝点环境
传销人员
传销人员
传销窝点环境
传销窝点环境
传销窝点环境
传销窝点环境
传销窝点环境
传销窝点环境
传销大课堂
传销大课堂
传销窝点环境
传销窝点环境
传销窝点环境
传销窝点环境
传销大课堂
传销大课堂
传销窝点环境
传销窝点环境
传销窝点环境
传销窝点环境
传销窝点环境
传销窝点环境
反传销联盟寻人找人解救传销
反传销联盟寻人找人解救传销
传销窝点环境
传销窝点环境
传销窝点环境
传销窝点环境
psb-49
传销窝点环境
psb-48
传销窝点环境
传销窝点环境
传销窝点环境
传销窝点环境
传销窝点环境
传销窝点环境
传销窝点环境
传销窝点环境
传销窝点环境
传销窝点环境
传销窝点环境
传销窝点环境
传销窝点环境
传销窝点环境
传销窝点环境
传销窝点环境
传销窝点环境
传销窝点环境
传销窝点环境
传销窝点环境
传销窝点环境
传销窝点环境
传销窝点环境
传销窝点环境
传销窝点环境
传销窝点环境
传销窝点环境
传销窝点环境
传销窝点环境
传销窝点环境
传销窝点环境
传销大课堂
传销大课堂
传销窝点环境
传销窝点环境
传销窝点环境
传销窝点环境
传销窝点环境
传销窝点环境
反传销联盟寻人找人解救传销
反传销联盟寻人找人解救传销
传销窝点环境
传销窝点环境
传销窝点环境
传销窝点环境
传销窝点环境
传销窝点环境
传销窝点环境
传销窝点环境
传销窝点环境
传销窝点环境
传销窝点环境
传销窝点环境
传销窝点环境
传销窝点环境
传销窝点环境
传销窝点环境
传销窝点环境
传销窝点环境
传销窝点环境
传销窝点环境
传销窝点环境
传销窝点环境
传销窝点环境
传销窝点环境
传销窝点环境
传销窝点环境
传销窝点环境
传销窝点环境
传销窝点环境
传销窝点环境
传销窝点环境
传销窝点环境
传销窝点环境
传销窝点环境
传销窝点环境
传销窝点环境
传销窝点环境
传销窝点环境
传销窝点环境
传销窝点环境
传销窝点环境
传销窝点环境
传销窝点环境
传销窝点环境
传销窝点环境
传销窝点环境
传销窝点环境
传销窝点环境
传销窝点环境
传销窝点环境
传销窝点环境
传销窝点环境
传销窝点环境
传销窝点环境
传销窝点环境
传销窝点环境
传销窝点环境
传销窝点环境
传销窝点环境
传销窝点环境
传销窝点环境
传销窝点环境
传销窝点环境
传销窝点环境
传销窝点环境
传销窝点环境
传销窝点环境
传销窝点环境
传销大课堂
传销大课堂
传销窝点环境
传销窝点环境
反传销联盟寻人找人解救传销
反传销联盟寻人找人解救传销
传销大课堂
传销大课堂
传销大课堂
传销大课堂
传销窝点环境
传销窝点环境
传销窝点环境
传销窝点环境
传销窝点环境
传销窝点环境
传销窝点环境
传销窝点环境
传销窝点环境
传销窝点环境
传销窝点环境
传销窝点环境
传销窝点环境
传销窝点环境
传销窝点环境
传销窝点环境
传销窝点环境
传销窝点环境
传销窝点环境
传销窝点环境
传销窝点环境
传销窝点环境
传销窝点环境
传销窝点环境
传销窝点环境
传销窝点环境
传销窝点环境
传销窝点环境
传销窝点环境
传销窝点环境
北派传销窝点环境
北派传销窝点环境
北派传销窝点环境
北派传销窝点环境
北派传销窝点环境
北派传销窝点环境
北派传销窝点环境
北派传销窝点环境
北派传销窝点环境
北派传销窝点环境
北派传销窝点环境
北派传销窝点环境
北派传销窝点环境
北派传销窝点环境
北派传销窝点环境
北派传销窝点环境
北派传销窝点环境
北派传销窝点环境
北派传销窝点环境
北派传销窝点环境
北派传销窝点环境
北派传销窝点环境
北派传销窝点环境
北派传销窝点环境
北派传销窝点环境
北派传销窝点环境
被抓的传销人员
被抓的传销人员
北派传销窝点环境
北派传销窝点环境
北派传销窝点环境
北派传销窝点环境
被抓的传销人员
被抓的传销人员
北派传销窝点环境
北派传销窝点环境
北派传销窝点环境
北派传销窝点环境
北派传销窝点环境
北派传销窝点环境
北派传销窝点环境
北派传销窝点环境
传销窝点
传销窝点
传销大课堂
传销大课堂
传销窝点内
传销窝点内
传销窝点环境
传销窝点环境
传销寝室
传销寝室
传销里
传销里
传销的大课堂
传销的大课堂
传销窝点环境
传销窝点环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