传销受害者讲述北派传销:暴力、威胁以及牢狱一样的生活

首页标题    传销受害者讲述    传销受害者讲述北派传销:暴力、威胁以及牢狱一样的生活

  8月8日下午2点,骄阳似火,气温高达35 ,天津市静海区城区以南的104国道双塘镇路段车辆不多,行人也稀少。两名巡防员顶着烈日,骑电动车沿104国道由南向北慢速巡逻。

  他们边走边向西侧树林查看。两人告诉第一财经1 记者,他们在观察树林内是否有人聚集,一旦发现,要马上报告,等待打击传销的执法人员赶来做下一步的核实处理。除了路边树林,只要路过桥梁涵洞,他们也会留意一下。

  自8月初天津先后两起传销者意外身亡的消息被披露后。近日,在天津市统一部署下,静海区正在开展对传销行为的持续严厉打击,天津市定立的目标为,在20天内彻底清除全市传销活动。

  静海,被传销业界称为“北派传销”的最大聚集地。暴力、威胁、非法拘禁甚至绑架和敲诈勒索的案例,均因传销组织的存在而不断发生。1 记者对发生在静海的法院判决的116起案件梳理后发现,涉及最多的罪名为非法拘禁罪;其中,有的传销头目还借机向受害者家人索要钱财来“赎人”,又构成了绑架罪。甚至有人冒充警察专门敲诈传销组织成员。

  这里体现了“北派传销”的显著特征:充斥着暴力或暴力威胁,人身自由被限制,参与者很多会倾家荡产,甚至人财两空。


  看区位优势选窝点

  在静海区涞文线道路两侧,每隔几十米,就悬挂着“传销发财路不通 害人害己一场空”等各类打击传销的宣传标语。

  多年来,静海区已经成为传销的重灾区。据统计,2012年至今,天津各法院一审审结231件传销案,其中116件发生在静海,占到整个天津的一半。

  1 记者探访发现,传销者聚集过地点基本为静海区主城区外的城乡结合部村庄。虽然传销者要么已被查处,要么已不知去向,但传销留下的印记仍在。

  多位受害者披露了其被传销控制的过程:以名企招聘、优厚工作引诱,诱骗成功后实施持续洗脑,其间夹杂严密的人身控制,辅以暴力手段,最终完全控制参与者。他们表面以销售化妆品、日用品为由,实则无具体产品。拉人头、收取会费、层级发展等是其显著特征。

  8月7日,1 记者来到静海区大口子门村,这里是静海区公布的发现传销窝点的重点区域之一。大口子门村,各类小企业密集。除企业厂房外,几乎所有村民的房屋都是高大的独门独院。只要锁住大门,院内屋内发生了什么,外界难以获知。大口子门村的北面和西面,多是玉米地和茂密的小树林,一旦传销人员听到风声,转移或躲藏进庄稼地和小树林,给执法人员的搜寻带来难度。

  周边的小口子门村、大河滩村、小河滩村、上三里村、下三里村等村庄,以及南面的双塘镇曹官庄村等地,村内房屋建筑格局、村周边地理情况,与大口子门村极其相似。这些城乡结合部的村落距离静海火车站、汽车站均只有5公里左右,传销参与者们可以轻松乘火车、汽车转移。

  上述这些地理区位优势,成为传销组织者将窝点选在这些村子的一个重要原因。当下,天津市正在开展对传销的全面打击。警方还采取行动,清除传销存在的温床,严惩故意向传销组织出租房屋者。在持续打击下,静海的传销活动似乎已经偃旗息鼓。


  村内的另类“居民”

  近期,位于北方某市城乡结合部的某村村民已经不止一次看到,上百名来自公安、工商等部门的执法人员来到村里,对传销窝点进行排查清理。对于传销窝点,在村民看来并非秘密,早在十几年前,就有传销人员在村里租房子,逐渐发展为窝点。

  村民张明(化名)第一次接触“传销”这个概念,是在2006年前后。张明回忆说,虽然过去了十多年,但聚集在村里的传销窝点,从形式上到参加人员上,变化并不大。参加人以年轻人为主。张明曾向这些年轻人询问在做什么工作,他们回答说做直销。在村民看来,这些做“直销”的年轻人有一些怪异举动,他们聚集的院子里经常能听到一些音乐,《相信自己》、《从头再来》等励志歌曲几乎不定时地循环播放。他们有时还昼伏夜出,作息时间颠倒。

  最初,村民们并不清楚什么是直销。直到警方来村里进行解救行动,村民才第一次知道,这些年轻人绝大多数是被骗来做传销。

  但村民们因为房租等经济利益的原因,他们选择了视而不见。也对村内有传销窝点聚集逐渐习惯。多名村民回忆,7月初,曾看到数十名传销者拎着手提箱,夹着铺盖,神色慌张地离开村子,“应该是转移走了,但也有村民在村外的小树林里又见到过他们”。

  十余年间,村民的房子还是独门独院的平房,但面积不断扩大。来此租房的传销者换了不知几茬。村民称,有的传销者租房时衣着破烂,要么说是建筑工人,要么说是做小买卖的,要租房集体居住。十余年来,传销者租房确实给村民增加了一些收入。房租从最初一个院子一月几百元,涨到了最近两三年的超过千元,最高时甚至三四千元。一位传销参与者说,“有的房东知道了是做传销的,就加高价格出租”。

  让张明等村民印象最深刻的还要数解救时的一些场景,最多的场景莫过于年轻被骗者的多名家长在警方帮助下,将参与传销的孩子解救出,有的孩子和家人抱头痛哭,可有的孩子则傻傻站在原地,任凭家长拖拽,就是不肯离开。“我还见过有的被骗者甚至闹着要自杀,也不跟家长走”。村民们始终不理解,被骗的传销参与者为何会这样。

  传销者从不和村民多交流,和平融入了村子的生活。但随着打击,有的传销窝点不能再租民房,而是选择了村子附近的的一些破败厂房,甚至废品回收点。该村西北一处废品回收站,各类废品堆积如山,曾有传销窝点在这里选了一处宿舍。多名废品回收商表示,他们和这些传销者从来不打交道,“我们就做我们的生意,他们也不来打扰我们”。

  就这样,一拨一拨传销者先后来过这个村及周边各村,选择窝点进行活动。一幕幕被骗、解救、跟执法人员打游击、窝点被端的“游戏”在这里循环上演。


  亲历者讲述脱身经历

  今年24岁的河北张家口青年刘凡(化名),中专毕业后就一直在各处打工,漂泊不定。2016年7月,刘凡在一些求职网站看到一则求职信息,学数控机床,期间包吃包住,每月还有2000元工资,但学完后要接受固定的工作指派。刘凡没有多想,觉得学这项技术可以作为一个长久的生计,于是便报了名。很快,一名男子与他联系,告诉他学习地点在北方某城市,觉得可以就马上过来。

  刘凡并未多想,第二天就出发了。在当地车站下车后,与其联系的男子告知,现在工作很忙,要他自己想办法到距离该市不远的一个城中村,并发来了具体地址。刘凡按照地址找了过去,两名年轻的男孩前来接站。刘凡先被安排吃饭,吃饭期间,其中一名男子不断问刘凡的各种个人信息,并趁刘凡不注意,将他的手机拿走,“他当时就说看看,但一直不给我,我当时并没有太在意”。

  饭后,刘凡跟随坐上一辆出租车,在城区内三转两转,大约20多分钟,车停在一个村里。刘凡回忆称,车虽然在绕圈,但应该没有走远,特别是距离接站的地方并不远。此时,刘凡仍觉得这像是学习数控机床的地方,并提出先到宿舍安顿一下。随即,他被带进一个小胡同里的一所平房院内。进入屋内,除了几张简单的桌子,再无他物。

  当时正值盛夏,屋内连电风扇都没有,闷热难耐。刘凡进入一间屋发现,每间屋的面积在30平米左右,聚集着10多人。这些人目光呆滞,有的人已经衣衫褴褛。地面铺着一些软垫,被褥、枕头堆在屋子一角。潮湿、闷热,夹杂着脚臭味、汗臭味、霉味,几乎让人难以呼吸。每天吃饭就是馒头和咸菜,偶尔会炒个青菜。刘凡说,这种情况应该在各个传销窝点属于普遍现象。

  时间不长,刘凡就和屋内的人一起被要求“听课”。一个南方口音浓重的男子,语速飞快地讲了半个小时左右,但刘凡只大概听懂了此人反复提及,要发财就必须吃苦,现在吃苦实际是在接受锻炼。讲课过程中,演讲者讲到激动时,就会让听讲的学员一起“互动”,“大家搭肩互相鼓励,一起大喊加油”。听课过程中,还有人在本子上做着记录。讲课完毕,讲课人将刘凡的身份证、银行卡、现金全部收走,并吓唬他在这里就老老实实,不要瞎问瞎跑。刘凡这才意识到,这不是学数控机床,而是被骗进了传销窝点。

  由于是新人,在开始的10几天内,刘凡的一举一动都受到监视。从此,刘凡开始了每天的“工作”。一般是先“听课”,随后用手机联络拉人。刘凡说,闲下来时,他就感到失落,特别想尽快逃出去。但只要一上课,讲课人的激情飞扬又让他感到有所寄托,感觉或许按照他的提示,真能发财致富,于是又静下心来。到了晚上安静下来时,刘凡想的还是如何逃跑。

  刘凡注意到,窝点里的成员拉人取得了成效,“可能三五天就会有新的被骗者过来,有的人发现上当马上就想跑”。但只要逃跑失败被抓回来,就会招致一顿拳脚,一直“讲课”的男子也会使用各种恶毒语言申斥,随即就会更加严密地被监视。在这期间,刘凡还被蒙上脸,被带到野外的小树林听课。由于刘凡一直配合,没有流露出逃跑的意思,获得了传销头目的信任。窝点的头目告诉他,在外出时如果被问起是干什么的,就说直销化妆品,但刘凡始终没有见过化妆品实物。

  2016年11月,在窝点被困4个月后,刘凡利用被安排外出买饭的机会,成功逃脱。


  花费数万升管理层方得逃脱

  与刘凡不同,陕西青年安鹏(化名)毕业于西安一所普通大学,毕业后曾在北方多个城市工作了三年多,攒下了四万多元。安鹏憧憬着可以进入一家大公司工作。今年5月底,安鹏在一些求职网站看到一家大企业的招聘信息。他按照提示,发送了自己的简历。仅仅3天后,就收到了回复,“一个女的说我已经通过初筛,可以来北方某市进行面试”。

  安鹏说,他按照对方提示,兴致勃勃地来到这个城市东部的新区,随后又被告面试地点在该市的另一个区。辗转到了地点后,有两名男子来接安鹏,最终把他带到了这个区南侧的一个村子。这时安鹏觉得有些不对头,“这明显不是大企业的样子,接我的两个人也一直神神秘秘”。但安鹏此时已处于被挟持状态,只能跟随进入了一处民房。刚进入屋子,发现里面正在“上课”。

  一名“讲师”在对着一些各种颜色的塑料瓶滔滔不绝地说着,宣称这就是我们的产品,“讲课的人不住地说这种产品如何如何好,只要销售手法用得对,一定能赚大钱”。讲完产品功能后,“讲师”开始大谈如何获取成功,“各种心灵鸡汤、成功学的东西全来了,没完没了在说”。

  安鹏说,恶劣的生活环境,其实和乞丐并无太多差异。

  一些身体不好的参与者患病,“感冒发烧、吃坏肚子的都出现过,要么有人从外面买药,要么两人带着出去看病”。如果病情不严重,简单治疗后恢复了,就被留在窝点接着干。如果病情严重了,头目也会害怕,就派人把生病的成员送到车站,让他自己想办法安排行程。

  听完课,已有些社会经验的安鹏立刻意识到,自己落进了传销窝点。很快,他的手机、银行卡等贵重物品就被一名自称“王主管”的人收走,他彻底失去自由。讲课的人每次都换,但所讲内容大同小异,安鹏知道,这是传销最重要的环节——洗脑。除了专门的“讲师”,学员有了顿悟,也可以详细地分享自己的“心得”。“讲师”认为讲得好,会大加夸赞。在安鹏看来,传销头目使用的洗脑术是对人实施潜移默化的影响,听讲课是一方面,还要求学员在吃饭时也要谈谈自己学到了什么,怎么结合自身情况去获得成功。有的人被洗脑颇深,天天做笔记,写心得,并拿来进行炫耀。

  安鹏回忆,他被骗参加的传销组织,要缴纳2900元“会费”。传销组织内部层级、分工非常明确,分为会员、推广员、培训员、代理员、代理商五个级别。培训员就属于“管理层”,如果愿意掏钱,只要花上几万元,很快就可以升到“培训员”。安鹏自知没能力强行逃跑,于是开始表现很配合,取得了头目的信任。利用一个机会,他用别人的手机给父亲打了电话,“短短几句话,告诉家里我被骗到了传销,也说了大致地点。转来两万块钱急用”。

  最终,安鹏搭上随身带来的四万多元,以及家里汇来的两万元,总计花费六万多元后,被升为管理层,比普通参与者多了几分自由。安鹏曾注意到,窝点内有些人也通过花钱升为“管理层”,行动自由度有了提升,但这些人没有丝毫要离开的意思,反而很积极地在发展下线,“很像是觉得自己花了钱,不甘心就这么把钱扔了,想捞回来”。

  安鹏最终还是逃离了那个地方。在他逃出后,传销致人死亡的消息陆续传出。安鹏说,比起失去生命的几个年轻人,他幸运太多了,“花掉的那几万块钱,就当买个教训吧”。安鹏希望自己能尽快彻底忘掉这段不堪的经历。


  【中国反传销联盟】 编后语:

  传销是一个魔鬼,亲情、友情被它踏得粉碎。为了爬上更高的台阶,传销者必须发展更多的下线,但有多少人会心甘情愿跑到外省搞传销呢?惟有欺骗,利用熟人的信任去骗亲人、朋友、熟人。扭曲的人性让人之间只有赤裸裸的金钱之骗、利益之骗。物质和精神的贫穷是传销的温床,简单的“拉人头”就能垒成的财富“金字塔”对很多人来说具有无穷的魔力……

  “传销”是一种以欺骗为手段,以诈骗钱财为目的,以亲人、亲属和朋友为侵害对象的彻头彻尾的经济诈骗犯罪活动。这种犯罪活动以彻底牺牲人与人之间的亲情、友情和最基本信任为代价,特别是对现今本身就缺乏诚信的社会来说,传销的蔓延正在彻底毁灭中国社会道德体系的最后一道防线——亲情和友情。其危害甚至超出了邪教组织,是中国社会道德生态体系的一场大瘟疫。

  传销严重扰乱了经济秩序,影响了社会的稳定。传销导致的人间悲剧更是多不胜举罄竹难书,有多少人传销搞的人妻离子散,家破人亡;我们应该提高防范意识,了解传销、认识传销、远离传销,不再上当受骗。并自觉抵制传销违法犯罪活动,抵制给传销者出租房屋,见到或发现传销人员活动场所应及时向当地公安和工商等相关部门举报,让传销者如过街老鼠,人人喊打,破坏传销的生存土壤,让传销无处藏身。打击传销,人人有责任,铲除社会毒瘤,还社会一片净土!全民参与,共建和谐社会!

  传销活动对社会有巨大的危害,已经引起了全社会的注意,很多人都对传销深恶痛绝。但也有不少人还是对传销的危害性认识不足,缺乏足够的警惕性,在不经意间就被卷进去,深受其害,甚至进而祸害他人和社会。

  家人被骗传销了怎么办?有亲朋误入传销、被困传销被传销控制了怎么办?亲朋进了传销后被传销洗脑了怎么办?或亲朋在做传销深陷传销执迷不悟怎么办?请与我们中国反传销联盟联系!本网站工作人员有着多年的反传销经验,专业针对传销提供寻人找人、反洗脑劝说,解救传销受害者!


2017年8月10日 10:10

  凡是打着中国梦、亮点经济、移民经济、三商法、消费返利、连锁经营、连锁销售、自愿连锁经营业、特许经营、资本运作、商务商会运作、1040阳光工程、五口之家、民间互助理财、阳光兴边富民工程、321工程、新时代资本运作、中绿资本运作、网络营销、原始股、虚拟货币、解冻民族资产等旗号,或打着天津天狮、三生、隆力奇、蝶贝蕾、欧莱雅第六感、广东新珀莱、香港凯迪、香港乐康、新时代、香港美一美、香港金龙、广州冰之澳、广州胜梅、广州唯丽莎、广州馨姿妮、黑龙江佳地、圣源生物、深圳凯尔德、参美天赐康、北京日光、阿穆尔鲟鱼、法国落花侬、上海富勒,广州新柏兰、广州蝶贝蕾、广州诗雅、广州馨姿妮、广州姬配诗、上海丝嘉娜、上海安郎、广州雅杰琳、香港华信国际、法国水玲珑、香港绿之韵、广州依纯、香港新时空、广州巧迪、广州汉美、玩宝诗逸、香港苏泊莱、广州金娜宝、广州碧莹、西藏鹿茸、圣原健康、昆明阿穆尔鲟、香港三世缘、香港华信卡蒂维妮、真丽斯、上海雅诗、广州谭盛、广州金明星辉、可美爱丽、广州大和康、塞维娜、广州唯丽莎、上海卓丽、漳州格莱雅、广州天玺、天顔天奚、北京日光、哈尔滨伊达、中辉久宝、新龙泉多肽、香港肽行天下、洛华侬、爱琪蓓蕾、德国蒙丽丹尔等公司名称,需让缴纳入门费2680、2800、2900、3200、3260、3800、3880、3900、3960、5900、33500、34000、40100、49800、50300、50600、50800、69800、85800、102800等,以四级三晋制、五级三阶制、三级八岗制、五星制、静态奖动态奖为计算返利制度的,均是传销行为!望大家提高警惕,请勿上当受骗!

 

  什么是传销?

 

  传销是指组织者或者经营者发展人员,通过对被发展人员以其直接或者间接发展的人员数量或者销售业绩为依据计算和给付报酬,或者要求被发展人员以交纳一定费用为条件取得加入资格等方式。其目的是牟取非法利益,扰乱经济秩序,影响社会稳定的行为。

  只要是触犯了法律《禁止传销条例》的就都属于传销行为。

  《禁止传销条例》中规定下列行为,属于传销行为:

  一、组织者或者经营者通过发展人员,要求被发展人员发展其他人加入,对发展的人员以其直接或者间接滚动发展的人员的数量为依据计算和给付报酬(包括物资奖励和其他经济利益,下同)牟取非法利益的;

  二、组织者或者经营者通过发展人员,要求被发展人员交纳费用或者认购商品等方式等变相交纳费用,取得加入或者发展其他人员加入的资格,牟取非法利益的;

  三、组织者或者经营者通过发展人员,要求被发展人继续发展他人加入,形成上下线关系,并以下线的销售业绩为依据和给付上线报酬,牟取非法利益的。

  如果具备以下传销的三个特征和两个组成要件,便可以确定是传销:

  传销的三个主要特征是:

  (1)、需要交纳或者变相交纳入门费,交钱获得加入资格,不管有没有产品;

  (2)、需要发展下线组成层级关系,按发展下线获取提成,也就是说你的工资的来源,是你的下线所交的钱里的提成;

  (3)、存在团队计酬,组成上下级关系,层层返利。

  传销的两个组成要件:

  (1)组织要件:即发展人员,组成网络。传销组织者承诺,只要参加者交钱加入后,再发展他人加入,就可获得高额的“回报”或“报酬”。这就是俗称的“发展下线”。下线还可以再发展下线,以此组成上下线的人际网络,形成传销的“人员结构链”。

  (2)计酬要件:包括两种形式。一种是以参加者本人直接发展的下线人数和间接发展的下线人数为依据计算和给付报酬,即以直接和间接发展的人员数量计提报酬,形成传销的“资金链”;另一种是以参加者本人直接发展和间接发展的下线的销售业绩(即销售额)为依据计算和给付报酬,形成传销的“资金链”。

  传销的运作:介绍加入——交纳费用(入门费、购买商品费)——欺骗、约请他人加入——从被骗者交纳费用中提取报酬——被骗者再骗他人——以此模式循环。

 

 

  若您身边有亲人朋友被困传销或深陷传销执迷不悟,请与我们联系!本网站工作人员有着多年的反传销经验,针对传销提供寻人找人、反洗脑劝说,专业解救传销受害者!

中国反传销联盟友情提示:

  • 专业针对传销,提供寻人找人、反洗脑劝说、解救传销受害者!

     

    亲朋被骗传销了怎么办?

    微信咨询

    反传销

    反传销QQ交流群

    0373-5999569

    15993050805

    251223955

    251223955

传销窝点环境
传销窝点环境
传销窝点环境
传销窝点环境
传销窝点环境
传销窝点环境
传销窝点环境
传销窝点环境
传销窝点环境
传销窝点环境
传销窝点环境
传销窝点环境
反传销联盟寻人找人解救传销
反传销联盟寻人找人解救传销
传销窝点环境
传销窝点环境
传销人员
传销人员
传销窝点环境
传销窝点环境
传销窝点环境
传销窝点环境
传销窝点环境
传销窝点环境
传销大课堂
传销大课堂
传销窝点环境
传销窝点环境
传销窝点环境
传销窝点环境
传销大课堂
传销大课堂
传销窝点环境
传销窝点环境
传销窝点环境
传销窝点环境
传销窝点环境
传销窝点环境
反传销联盟寻人找人解救传销
反传销联盟寻人找人解救传销
传销窝点环境
传销窝点环境
传销窝点环境
传销窝点环境
psb-49
传销窝点环境
psb-48
传销窝点环境
传销窝点环境
传销窝点环境
传销窝点环境
传销窝点环境
传销窝点环境
传销窝点环境
传销窝点环境
传销窝点环境
传销窝点环境
传销窝点环境
传销窝点环境
传销窝点环境
传销窝点环境
传销窝点环境
传销窝点环境
传销窝点环境
传销窝点环境
传销窝点环境
传销窝点环境
传销窝点环境
传销窝点环境
传销窝点环境
传销窝点环境
传销窝点环境
传销窝点环境
传销窝点环境
传销窝点环境
传销窝点环境
传销窝点环境
传销窝点环境
传销大课堂
传销大课堂
传销窝点环境
传销窝点环境
传销窝点环境
传销窝点环境
传销窝点环境
传销窝点环境
反传销联盟寻人找人解救传销
反传销联盟寻人找人解救传销
传销窝点环境
传销窝点环境
传销窝点环境
传销窝点环境
传销窝点环境
传销窝点环境
传销窝点环境
传销窝点环境
传销窝点环境
传销窝点环境
传销窝点环境
传销窝点环境
传销窝点环境
传销窝点环境
传销窝点环境
传销窝点环境
传销窝点环境
传销窝点环境
传销窝点环境
传销窝点环境
传销窝点环境
传销窝点环境
传销窝点环境
传销窝点环境
传销窝点环境
传销窝点环境
传销窝点环境
传销窝点环境
传销窝点环境
传销窝点环境
传销窝点环境
传销窝点环境
传销窝点环境
传销窝点环境
传销窝点环境
传销窝点环境
传销窝点环境
传销窝点环境
传销窝点环境
传销窝点环境
传销窝点环境
传销窝点环境
传销窝点环境
传销窝点环境
传销窝点环境
传销窝点环境
传销窝点环境
传销窝点环境
传销窝点环境
传销窝点环境
传销窝点环境
传销窝点环境
传销窝点环境
传销窝点环境
传销窝点环境
传销窝点环境
传销窝点环境
传销窝点环境
传销窝点环境
传销窝点环境
传销窝点环境
传销窝点环境
传销窝点环境
传销窝点环境
传销窝点环境
传销窝点环境
传销窝点环境
传销窝点环境
传销大课堂
传销大课堂
传销窝点环境
传销窝点环境
反传销联盟寻人找人解救传销
反传销联盟寻人找人解救传销
传销大课堂
传销大课堂
传销大课堂
传销大课堂
传销窝点环境
传销窝点环境
传销窝点环境
传销窝点环境
传销窝点环境
传销窝点环境
传销窝点环境
传销窝点环境
传销窝点环境
传销窝点环境
传销窝点环境
传销窝点环境
传销窝点环境
传销窝点环境
传销窝点环境
传销窝点环境
传销窝点环境
传销窝点环境
传销窝点环境
传销窝点环境
传销窝点环境
传销窝点环境
传销窝点环境
传销窝点环境
传销窝点环境
传销窝点环境
传销窝点环境
传销窝点环境
传销窝点环境
传销窝点环境
北派传销窝点环境
北派传销窝点环境
北派传销窝点环境
北派传销窝点环境
北派传销窝点环境
北派传销窝点环境
北派传销窝点环境
北派传销窝点环境
北派传销窝点环境
北派传销窝点环境
北派传销窝点环境
北派传销窝点环境
北派传销窝点环境
北派传销窝点环境
北派传销窝点环境
北派传销窝点环境
北派传销窝点环境
北派传销窝点环境
北派传销窝点环境
北派传销窝点环境
北派传销窝点环境
北派传销窝点环境
北派传销窝点环境
北派传销窝点环境
北派传销窝点环境
北派传销窝点环境
被抓的传销人员
被抓的传销人员
北派传销窝点环境
北派传销窝点环境
北派传销窝点环境
北派传销窝点环境
被抓的传销人员
被抓的传销人员
北派传销窝点环境
北派传销窝点环境
北派传销窝点环境
北派传销窝点环境
北派传销窝点环境
北派传销窝点环境
北派传销窝点环境
北派传销窝点环境
传销窝点
传销窝点
传销大课堂
传销大课堂
传销窝点内
传销窝点内
传销窝点环境
传销窝点环境
传销寝室
传销寝室
传销里
传销里
传销的大课堂
传销的大课堂
传销窝点环境
传销窝点环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