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大学生为逃传销窝点坠楼受伤 昏迷10月至今未醒

首页标题    传销的危害    女大学生为逃传销窝点坠楼受伤 昏迷10月至今未醒

  

女大学生为逃传销窝坠楼受伤昏迷10月至今未醒


  昨日,三个传销组织者接受审判,他们都是刚大学毕业的年轻人 

  

女大学生为逃传销窝坠楼受伤昏迷10月至今未醒


  前来旁听的大学生的家属,忍不住流泪  

  

女大学生为逃传销窝坠楼受伤昏迷10月至今未醒


  程田的母亲双手捧着女儿的照片  


  第一次来东莞的河北承德妇女陈淑杰,拖着沉重的步履,进入了东城牛山看守所审判大楼。她紧紧地攥着身份证,眼泪一直就像断了线的珠子。但她的目光,却在急忙地四处寻找着什么。终于,她看到了双眼通红、双手还戴着手铐的儿子孙占军。

  昨天上午10时30分,在东莞搞传销的王国光、郑成玉、孙占军三人,因涉嫌非法拘禁罪一案,在东城牛山看守所的审判大楼开庭。曾经,他们也都是风华正茂的大学生。如今,却站在法庭的被告席。

  去年10月18日,曾被他们诱骗进入传销组织、非法拘禁两天的女大学生程田,因无法忍受所遭受的多次言语威胁和精神折磨,在逃跑时不幸从三楼坠下头部受到重创,至今昏迷不醒。

  惨痛记忆 逃跑时坠楼 女大学生受重伤

  事发时刚满20岁的女孩程田,出生于安徽宿州灵璧县一个贫困的农村家庭。在家人眼里,程田是一个非常懂事、聪明的孩子。

  去年6月,程田大学毕业后,跟随二姐程艳前往福建打工。“到了10月份,她的一位大学同学打电话给她,说在东莞有一份很不错的工作。”程艳回忆说,17日,妹妹便收拾好行装赶赴东莞。

  两天后,也就是10月19日的晚上8点,程艳收到了妹妹发来的短信,“姐,公司已经安排好了,整体还不错,明天上午体检,下午开始培训,我很好,你不用担心。今天有点累了,明天再给你打电话。”如今程艳才知道,这条短信并不是出自妹妹之手,因为她的手机当时已经被传销人员收走了。

  第二天,程艳没有等来妹妹的电话。

  就在这一天晚上6点,一辆出租车在莞城医院突然停下,一男两女把一个浑身是血的女孩送到门诊部,迅速离去。这个女孩就是程田。

  医院保安当即报警,后经南城胜和派出所走访排查,确认程田受伤的南城红山路61巷一出租屋是传销窝点。随后警方将这一窝点捣毁,抓获多名涉嫌传销人员。

  据警方介绍,当时抓获的涉嫌传销人员交代,程田身上只有200元钱,上线(传销头目)要求她购买3600元的手表,为逃跑,程田不幸从三楼坠下。经医院诊断,程田脑部严重挫伤,盆骨粉碎性骨折、左大腿股骨断裂。

  庭审现场 三大学生认罪 自称也是受害者

  检察院的起诉书显示,2009年10月17日,王国光管理的传销组织成员,以介绍工作为名将程田骗至南城胜和红山路61巷2号出租屋(代号“好望角”),想让程加入该组织。

  郑成玉(“好望角”的“主任”)、孙占军(“好望角”的“家长”)以保管为名没收程田的手机,锁上门窗,并派专人一直跟随着程,将程禁锢在“好望角”里,限制程的人身自由。“就连洗澡、上厕所都有人看管、跟随。”

  直到10月20日,程田仍然拒绝加入。”当日18时许,程田以上厕所为名趁机逃跑。在逃跑过程中,程田从“好望角”楼梯间里的三楼坠落到一楼受伤。经法医鉴定,程田所受损伤为重伤二级。

  检察机关指控三人涉嫌非法拘禁罪,三人均无异议。

  “但我们也是一个苦命的大学生,最初也是被骗进入了传销组织,也是受害者。”三名被告在庭审现场,向法庭陈述了自己的不幸遭遇,希望从轻处理。“我们对程田的事情深表内疚,愿意作出应有的赔偿。”

  记者调查 四个80后大学生 家境都贫寒

  三个大学生因组织传销、非法拘禁受审,一个大学生为逃离传销不幸坠楼。这让参加庭审的人感慨万千,“这都是被传销给蛊惑的”。

  “我们兄妹几个都读了大学,这给种地的父母增加了不少压力,也借了不少债。”程艳说,“妹妹希望自己早一点出来工作挣钱,替爸爸妈妈还债。”

  程田读大学时,每个月仅用250元的生活费,穿的是地摊上最便宜的衣服。“尽管如此,每次放假回家,她还是会从这里面省出一点钱,给妈妈和奶奶买礼物。”

  那么让她遭受如此重创的几个嫌犯,又是什么样的家庭状况?

  据第二被告郑成玉的亲属介绍,郑成玉也是一个苦命的孩子。籍贯河南息县的郑成玉,今年28岁,上有一哥一姐。“他六岁那年,姐姐溺亡,17岁那年,哥哥也不幸因病去世。”郑成玉的亲属说,当时尚未成年的郑成玉,挑起了家庭的重担,一边读书,一边打工挣钱养家。“难能可贵的是,尚未结婚的他还主动承担了哥哥遗腹子的抚养重任。”

  郑成玉原本应于2007年毕业,但为还债,提前一年步入了社会。“我知道错了,我的家庭还需要我去支撑,希望法官给我们一个改过自新的机会。”

  谈起家境,王国光、孙占军的家属同样是一声叹息。

  碎心母亲 四年未见儿 见儿在班房

  庭审的两个多小时,坐在记者身旁的王女士(王国光的母亲),身体一直抖个不停。她不时地望一眼孙占军的母亲陈淑杰。也许,此时只有她们,才能互懂一颗母亲的心。

  王国光是山西省夏县人,四年前大学毕业南下东莞,誓要闯出一片天地。临行前,王女士千叮咛万嘱咐,“不管挣不挣到钱,千万不能干违法的事。”

  “每天我在家里那个盼啊,可这孩子就是不回来,头发都急白了。”王女士说,她只记得王国光离家不久,便向家里要了8000块钱,说是要做生意。“当时孩子催得紧,我们就把钱寄过来了。”

  后来王国光也曾经打电话回家,告诉母亲自己混得不错,还当了经理。“但这些年,他没有寄过一分钱回家。”

  4年之后,王女士见到了儿子王国光,地点却是看守所。

  “我省吃俭用好不容易供他读了大学,没有想到他却干起了传销这犯罪的事。”王女士再度哭泣,这些日子她终日以泪洗面,每晚都在噩梦中惊醒,“要知道他干这个,我说啥也不能让他离开家啊!”

  眼前现实,已无法挽回。

  最新进展 程田昏迷10个月不醒 家庭欠下巨额债务

  去年10月21日下午,面对危在旦夕的程田,在没有联系到亲人的情况下,医院紧急为她做了开颅手术。11月4日,本报对程田的遭遇进行报道之后,引起社会各界的关注,捐款总计超过5万元。

  一个月后,无钱治病程田被家人带回了安徽老家。

  如今,程田昏迷10个月不醒,高额的医疗费,让这个原本贫困的家庭更是雪上加霜。

  “如今已经花费都超过30万了。现在连医院都住不起了,只能在家里耗着。”昨天上午,程田的姨父无奈地表示,目前,他们对案发之时的细节仍有疑问,“孩子到底是坠落还是被逼跳楼,我们都搞不清楚。这绝对不排除还有故意伤害的嫌疑。”

  程田的姨父无奈地说,“但我们没有钱,请不起律师,程田这孩子至今还没有醒来,我们也无法知道事情的真相。”

  “盼望能够出现奇迹吧!”


  【中国反传销联盟】 编后语:

  传销是一个魔鬼,亲情、友情被它踏得粉碎。为了爬上更高的台阶,传销者必须发展更多的下线,但有多少人会心甘情愿跑到外省搞传销呢?惟有欺骗,利用熟人的信任去骗亲人、朋友、熟人。扭曲的人性让人之间只有赤裸裸的金钱之骗、利益之骗。物质和精神的贫穷是传销的温床,简单的“拉人头”就能垒成的财富“金字塔”对很多人来说具有无穷的魔力……

  “传销”是一种以欺骗为手段,以诈骗钱财为目的,以亲人、亲属和朋友为侵害对象的彻头彻尾的经济诈骗犯罪活动。这种犯罪活动以彻底牺牲人与人之间的亲情、友情和最基本信任为代价,特别是对现今本身就缺乏诚信的社会来说,传销的蔓延正在彻底毁灭中国社会道德体系的最后一道防线——亲情和友情。其危害甚至超出了邪教组织,是中国社会道德生态体系的一场大瘟疫。

  传销严重扰乱了经济秩序,影响了社会的稳定。传销导致的人间悲剧更是多不胜举罄竹难书,有多少人传销搞的人妻离子散,家破人亡;我们应该提高防范意识,了解传销、认识传销、远离传销,不再上当受骗。并自觉抵制传销违法犯罪活动,抵制给传销者出租房屋,见到或发现传销人员活动场所应及时向当地公安和工商等相关部门举报,让传销者如过街老鼠,人人喊打,破坏传销的生存土壤,让传销无处藏身。打击传销,人人有责任,铲除社会毒瘤,还社会一片净土!全民参与,共建和谐社会!

  传销活动对社会有巨大的危害,已经引起了全社会的注意,很多人都对传销深恶痛绝。但也有不少人还是对传销的危害性认识不足,缺乏足够的警惕性,在不经意间就被卷进去,深受其害,甚至进而祸害他人和社会。

  家人被骗传销了怎么办?有亲朋误入传销、被困传销被传销控制了怎么办?亲朋进了传销后被传销洗脑了怎么办?或亲朋在做传销深陷传销执迷不悟怎么办?请与我们中国反传销联盟联系!本网站工作人员有着多年的反传销经验,专业针对传销提供寻人找人、反洗脑劝说,解救传销受害者!




2010年8月14日 08:15

  凡是打着中国梦、亮点经济、移民经济、三商法、消费返利、连锁经营、连锁销售、自愿连锁经营业、特许经营、资本运作、商务商会运作、1040阳光工程、五口之家、民间互助理财、阳光兴边富民工程、321工程、新时代资本运作、中绿资本运作、网络营销、原始股、虚拟货币、解冻民族资产等旗号,或打着天津天狮、三生、隆力奇、蝶贝蕾、欧莱雅第六感、广东新珀莱、香港凯迪、香港乐康、新时代、香港美一美、香港金龙、广州冰之澳、广州胜梅、广州唯丽莎、广州馨姿妮、黑龙江佳地、圣源生物、深圳凯尔德、参美天赐康、北京日光、阿穆尔鲟鱼、法国落花侬、上海富勒,广州新柏兰、广州蝶贝蕾、广州诗雅、广州馨姿妮、广州姬配诗、上海丝嘉娜、上海安郎、广州雅杰琳、香港华信国际、法国水玲珑、香港绿之韵、广州依纯、香港新时空、广州巧迪、广州汉美、玩宝诗逸、香港苏泊莱、广州金娜宝、广州碧莹、西藏鹿茸、圣原健康、昆明阿穆尔鲟、香港三世缘、香港华信卡蒂维妮、真丽斯、上海雅诗、广州谭盛、广州金明星辉、可美爱丽、广州大和康、塞维娜、广州唯丽莎、上海卓丽、漳州格莱雅、广州天玺、天顔天奚、北京日光、哈尔滨伊达、中辉久宝、新龙泉多肽、香港肽行天下、洛华侬、爱琪蓓蕾、德国蒙丽丹尔等公司名称,需让缴纳入门费2680、2800、2900、3200、3260、3800、3880、3900、3960、5900、33500、34000、40100、49800、50300、50600、50800、69800、85800、102800等,以四级三晋制、五级三阶制、三级八岗制、五星制、静态奖动态奖为计算返利制度的,均是传销行为!望大家提高警惕,请勿上当受骗!

 

  什么是传销?

 

  传销是指组织者或者经营者发展人员,通过对被发展人员以其直接或者间接发展的人员数量或者销售业绩为依据计算和给付报酬,或者要求被发展人员以交纳一定费用为条件取得加入资格等方式。其目的是牟取非法利益,扰乱经济秩序,影响社会稳定的行为。

  只要是触犯了法律《禁止传销条例》的就都属于传销行为。

  《禁止传销条例》中规定下列行为,属于传销行为:

  一、组织者或者经营者通过发展人员,要求被发展人员发展其他人加入,对发展的人员以其直接或者间接滚动发展的人员的数量为依据计算和给付报酬(包括物资奖励和其他经济利益,下同)牟取非法利益的;

  二、组织者或者经营者通过发展人员,要求被发展人员交纳费用或者认购商品等方式等变相交纳费用,取得加入或者发展其他人员加入的资格,牟取非法利益的;

  三、组织者或者经营者通过发展人员,要求被发展人继续发展他人加入,形成上下线关系,并以下线的销售业绩为依据和给付上线报酬,牟取非法利益的。

  如果具备以下传销的三个特征和两个组成要件,便可以确定是传销:

  传销的三个主要特征是:

  (1)、需要交纳或者变相交纳入门费,交钱获得加入资格,不管有没有产品;

  (2)、需要发展下线组成层级关系,按发展下线获取提成,也就是说你的工资的来源,是你的下线所交的钱里的提成;

  (3)、存在团队计酬,组成上下级关系,层层返利。

  传销的两个组成要件:

  (1)组织要件:即发展人员,组成网络。传销组织者承诺,只要参加者交钱加入后,再发展他人加入,就可获得高额的“回报”或“报酬”。这就是俗称的“发展下线”。下线还可以再发展下线,以此组成上下线的人际网络,形成传销的“人员结构链”。

  (2)计酬要件:包括两种形式。一种是以参加者本人直接发展的下线人数和间接发展的下线人数为依据计算和给付报酬,即以直接和间接发展的人员数量计提报酬,形成传销的“资金链”;另一种是以参加者本人直接发展和间接发展的下线的销售业绩(即销售额)为依据计算和给付报酬,形成传销的“资金链”。

  传销的运作:介绍加入——交纳费用(入门费、购买商品费)——欺骗、约请他人加入——从被骗者交纳费用中提取报酬——被骗者再骗他人——以此模式循环。

 

 

  若您身边有亲人朋友被困传销或深陷传销执迷不悟,请与我们联系!本网站工作人员有着多年的反传销经验,针对传销提供寻人找人、反洗脑劝说,专业解救传销受害者!

中国反传销联盟友情提示:

  • 专业针对传销,提供寻人找人、反洗脑劝说、解救传销受害者!

     

    亲朋被骗传销了怎么办?

    微信咨询

    反传销

    反传销QQ交流群

    0373-5999569

    15993050805

    251223955

    251223955

传销窝点环境
传销窝点环境
传销窝点环境
传销窝点环境
传销窝点环境
传销窝点环境
传销窝点环境
传销窝点环境
传销窝点环境
传销窝点环境
传销窝点环境
传销窝点环境
反传销联盟寻人找人解救传销
反传销联盟寻人找人解救传销
传销窝点环境
传销窝点环境
传销人员
传销人员
传销窝点环境
传销窝点环境
传销窝点环境
传销窝点环境
传销窝点环境
传销窝点环境
传销大课堂
传销大课堂
传销窝点环境
传销窝点环境
传销窝点环境
传销窝点环境
传销大课堂
传销大课堂
传销窝点环境
传销窝点环境
传销窝点环境
传销窝点环境
传销窝点环境
传销窝点环境
反传销联盟寻人找人解救传销
反传销联盟寻人找人解救传销
传销窝点环境
传销窝点环境
传销窝点环境
传销窝点环境
psb-49
传销窝点环境
psb-48
传销窝点环境
传销窝点环境
传销窝点环境
传销窝点环境
传销窝点环境
传销窝点环境
传销窝点环境
传销窝点环境
传销窝点环境
传销窝点环境
传销窝点环境
传销窝点环境
传销窝点环境
传销窝点环境
传销窝点环境
传销窝点环境
传销窝点环境
传销窝点环境
传销窝点环境
传销窝点环境
传销窝点环境
传销窝点环境
传销窝点环境
传销窝点环境
传销窝点环境
传销窝点环境
传销窝点环境
传销窝点环境
传销窝点环境
传销窝点环境
传销窝点环境
传销大课堂
传销大课堂
传销窝点环境
传销窝点环境
传销窝点环境
传销窝点环境
传销窝点环境
传销窝点环境
反传销联盟寻人找人解救传销
反传销联盟寻人找人解救传销
传销窝点环境
传销窝点环境
传销窝点环境
传销窝点环境
传销窝点环境
传销窝点环境
传销窝点环境
传销窝点环境
传销窝点环境
传销窝点环境
传销窝点环境
传销窝点环境
传销窝点环境
传销窝点环境
传销窝点环境
传销窝点环境
传销窝点环境
传销窝点环境
传销窝点环境
传销窝点环境
传销窝点环境
传销窝点环境
传销窝点环境
传销窝点环境
传销窝点环境
传销窝点环境
传销窝点环境
传销窝点环境
传销窝点环境
传销窝点环境
传销窝点环境
传销窝点环境
传销窝点环境
传销窝点环境
传销窝点环境
传销窝点环境
传销窝点环境
传销窝点环境
传销窝点环境
传销窝点环境
传销窝点环境
传销窝点环境
传销窝点环境
传销窝点环境
传销窝点环境
传销窝点环境
传销窝点环境
传销窝点环境
传销窝点环境
传销窝点环境
传销窝点环境
传销窝点环境
传销窝点环境
传销窝点环境
传销窝点环境
传销窝点环境
传销窝点环境
传销窝点环境
传销窝点环境
传销窝点环境
传销窝点环境
传销窝点环境
传销窝点环境
传销窝点环境
传销窝点环境
传销窝点环境
传销窝点环境
传销窝点环境
传销大课堂
传销大课堂
传销窝点环境
传销窝点环境
反传销联盟寻人找人解救传销
反传销联盟寻人找人解救传销
传销大课堂
传销大课堂
传销大课堂
传销大课堂
传销窝点环境
传销窝点环境
传销窝点环境
传销窝点环境
传销窝点环境
传销窝点环境
传销窝点环境
传销窝点环境
传销窝点环境
传销窝点环境
传销窝点环境
传销窝点环境
传销窝点环境
传销窝点环境
传销窝点环境
传销窝点环境
传销窝点环境
传销窝点环境
传销窝点环境
传销窝点环境
传销窝点环境
传销窝点环境
传销窝点环境
传销窝点环境
传销窝点环境
传销窝点环境
传销窝点环境
传销窝点环境
传销窝点环境
传销窝点环境
北派传销窝点环境
北派传销窝点环境
北派传销窝点环境
北派传销窝点环境
北派传销窝点环境
北派传销窝点环境
北派传销窝点环境
北派传销窝点环境
北派传销窝点环境
北派传销窝点环境
北派传销窝点环境
北派传销窝点环境
北派传销窝点环境
北派传销窝点环境
北派传销窝点环境
北派传销窝点环境
北派传销窝点环境
北派传销窝点环境
北派传销窝点环境
北派传销窝点环境
北派传销窝点环境
北派传销窝点环境
北派传销窝点环境
北派传销窝点环境
北派传销窝点环境
北派传销窝点环境
被抓的传销人员
被抓的传销人员
北派传销窝点环境
北派传销窝点环境
北派传销窝点环境
北派传销窝点环境
被抓的传销人员
被抓的传销人员
北派传销窝点环境
北派传销窝点环境
北派传销窝点环境
北派传销窝点环境
北派传销窝点环境
北派传销窝点环境
北派传销窝点环境
北派传销窝点环境
传销窝点
传销窝点
传销大课堂
传销大课堂
传销窝点内
传销窝点内
传销窝点环境
传销窝点环境
传销寝室
传销寝室
传销里
传销里
传销的大课堂
传销的大课堂
传销窝点环境
传销窝点环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