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上飘下100元上面写着“打110救命,入户细检” 多名传销人员被判刑

首页标题    反传销动态    天上飘下100元上面写着“打110救命,入户细检” 多名传销人员被判刑

  2020年10月24日中午1点多,株洲市民孙毅路过芦淞区珉阁大厦时,发现地上有一张纸币。出于好奇,他捡起纸币,意外看见上面写着“打110救命,入户细检”的字样。

  孙毅猜想珉阁大厦里肯定有人正面临危险,于是立即报警,并将纸币交给赶来的警察。

  经过排查,警方锁定了珉阁大厦C座708室。当时房间里正聚集着十几个年轻人,其中年龄最小的还不满20岁。现场取证后,警方初步断定这是一个传销团伙。但随着调查的深入,更多细节渐渐浮出水面:这并不是普通的传销组织,而是一个以恋爱等为幌子将受害人骗进窝点实施暴力犯罪的涉恶团伙。

  近日,该案的二审刑事裁定书公开,多名“95后”及“00后”被告人因犯抢劫罪、非法拘禁罪获刑,其中最高获刑十三年。

  95后牵头组织,多名00后参与“传销”,把窝点称为“家”

  珉阁大厦楼下的纸币是被害人杨乐扔出的。

  2020年10月6日他在网上认识赵丽后,两人成为朋友。10月11日杨乐来到株洲,被赵丽带到珉阁大厦708房。见屋里有八九个人,杨乐感觉不对,说要报警。李欢、张三、周小波等人掐住杨乐的脖子,将他从客厅拖到房间里,还收走了随身的手机、手表等物品。杨乐在他们的逼迫下交了五千余元,还因逃跑被发现,头被他们按进水桶中。

  两周后,杨乐找到机会避开看管他的陈建国,将写有求救字样的纸币塞出了房间。恰好,孙毅路过大厦时偶然发现这张纸币,叫来警察,杨乐等人这才获救。

  裁判文书显示,2019年到2020年期间,李欢、张三、周小波、王明、陈建国、赵丽等16人先后来到株洲市,加入同一传销组织。他们当中年纪最小的还不到20岁,年纪最大的也不过23岁。

  该传销组织在株洲多地租赁房屋设立传销窝点(俗称“家”),以“天津天狮”的名义按照原“天津天狮”传销组织框架,安排、指示传销成员通过网络虚构交友恋爱、帮找工作等方法骗他人到传销窝点,采取暴力、以暴力相威胁以及非法限制他人人身自由的手段,迫使加入传销组织的人员交纳钱财购买虚拟产品。例如控制被害人试用手机、用暴力胁迫被害人交钱、限制被害人外出等。

  该传销组织的人员通过购买虚拟产品和发展下线的方式,逐次成为该传销组织的“业务员”“业务代表”“主任”和“杠哥”。

  其中,李欢于2019年4月加入该传销组织,当年10月升为“主任”,2020年8月转入位于株洲市芦淞区某小区704房间的传销窝点,并担任该窝点的“主任”。管理一段时间后,李欢被提拔为“杠哥”,该窝点交给其他“主任”管理。李欢作为“杠哥”,负责管理主任,安排主任的工作,收取主任交的钱款并交给上一级经理,给主任和业务员发放工资。

  暴力胁迫被害人,有人被威胁“跑了就锯掉手脚”

  据被害人柳林的陈述,2020年7月他通过聊天软件认识了张三,张三以男女朋友名义让柳林于2020年7月25日到株洲。柳林本以为自己正赴一场浪漫的约会,没想到随张三到达芦淞区上述小区704房后,柳林的手机被张三拿走,周小波也抢走了柳林的随身物品。

  第二天,704房里的人做自我介绍并要柳林去唱歌。柳林不愿意,周小波和王明两人不由分说,将柳林按在地上,用脚猛踩他的背部,呵斥柳林要他听话。之后另外几名业务员开始给柳林上课,灌输“直销不违法”。7月28日下午,柳林不愿接受陈建国的投资请求,被陈建国按在地上威胁。柳林心生害怕,于是答应了投资。业务员对柳林说要购买2800元产品,卖的产品越多以后拿钱也越多。

  后来又有其他业务员逼迫柳林“投资”,且用拳头击打他的脑袋、抓住他的头发将他按倒在地,柳林无奈只好骗父母要钱。2020年10月15日,柳林被带到株洲市芦淞区珉阁大厦窝点,直到被解救。

  与柳林的经历相似,另外10名被害人都是在交友软件上结识该传销组织的业务员,确定男女朋友关系后被骗到株洲。在和业务员见面后,被害人被带到窝点,随后被收缴手机和随身物品,被迫切断与外界的联系。组织内分工明确,有打手、拉人头的业务员,还有人专门负责守门。被害人不能出门、不能玩手机、必须按时上课、参与“投资”,还有人被威胁“如果跑了就锯掉手脚”。

  法院:构成恶势力犯罪集团

  2021年6月30日,株洲市中级人民法院对此案作出刑事判决,李欢等人被判处有期徒刑二年到十三年不等,并处罚金。宣判后,原审被告人不服,以“一审量刑过重”、“不构成恶势力犯罪集团”、“被害人柳林等人是自愿购买产品”等为由向法院提起上诉。

  法院认为,上诉人(原审被告人)伙同他人有组织有预谋采用固定模式以暴力或暴力相威胁等手段,抢劫他人财物,其行为均已构成抢劫罪。上诉人及原审被告人在被害人财物被劫取之后,为使被害人加入其所在组织,仍伙同他人采取反锁房门、专人看管等方式非法限制他人人身自由,其行为还构成非法拘禁罪。

  李欢、张三、王小波等伙同他人,为共同实施犯罪组成较为固定的犯罪组织,该组织内部要求严密、层级分明、分工明确,成员之间的联系有一定的牢固性,以暴力、威胁手段,有预谋有固定模式地在较长时间内多次实施犯罪,为非作恶,造成恶劣的社会危害后果,应认定为恶势力犯罪集团。

  该组织符合恶势力犯罪集团法定条件,上诉人及其辩护人的理由不能成立,法院不予支持。株洲市中级人民法院最终驳回上诉,维持原判,于2021年9月3日作出终审裁定。

  (文中当事人均为化名)

  潇湘晨报记者任弯湾 实习生 杨小康

2021年9月24日 18:55

  凡是打着中国梦、亮点经济、移民经济、三商法、消费返利、连锁经营、连锁销售、自愿连锁经营业、特许经营、资本运作、商务商会运作、1040阳光工程、五口之家、民间互助理财、阳光兴边富民工程、321工程、新时代资本运作、中绿资本运作、网络营销、原始股、虚拟货币、解冻民族资产等旗号,或打着天津天狮、三生、隆力奇、蝶贝蕾、欧莱雅第六感、广东新珀莱、香港凯迪、香港乐康、新时代、香港美一美、香港金龙、广州冰之澳、广州胜梅、广州唯丽莎、广州馨姿妮、黑龙江佳地、圣源生物、深圳凯尔德、参美天赐康、北京日光、阿穆尔鲟鱼、法国落花侬、上海富勒,广州新柏兰、广州蝶贝蕾、广州诗雅、广州馨姿妮、广州姬配诗、上海丝嘉娜、上海安郎、广州雅杰琳、香港华信国际、法国水玲珑、香港绿之韵、广州依纯、香港新时空、广州巧迪、广州汉美、玩宝诗逸、香港苏泊莱、广州金娜宝、广州碧莹、西藏鹿茸、圣原健康、昆明阿穆尔鲟、香港三世缘、香港华信卡蒂维妮、真丽斯、上海雅诗、广州谭盛、广州金明星辉、可美爱丽、广州大和康、塞维娜、广州唯丽莎、上海卓丽、漳州格莱雅、广州天玺、天顔天奚、北京日光、哈尔滨伊达、中辉久宝、新龙泉多肽、香港肽行天下、洛华侬、爱琪蓓蕾、德国蒙丽丹尔等公司名称,需让缴纳入门费2680、2800、2900、3200、3260、3800、3880、3900、3960、5900、33500、34000、40100、49800、50300、50600、50800、69800、85800、102800等,以四级三晋制、五级三阶制、三级八岗制、五星制、静态奖动态奖为计算返利制度的,均是传销行为!望大家提高警惕,请勿上当受骗!

 

  什么是传销?

 

  传销是指组织者或者经营者发展人员,通过对被发展人员以其直接或者间接发展的人员数量或者销售业绩为依据计算和给付报酬,或者要求被发展人员以交纳一定费用为条件取得加入资格等方式。其目的是牟取非法利益,扰乱经济秩序,影响社会稳定的行为。

  只要是触犯了法律《禁止传销条例》的就都属于传销行为。

  《禁止传销条例》中规定下列行为,属于传销行为:

  一、组织者或者经营者通过发展人员,要求被发展人员发展其他人加入,对发展的人员以其直接或者间接滚动发展的人员的数量为依据计算和给付报酬(包括物资奖励和其他经济利益,下同)牟取非法利益的;

  二、组织者或者经营者通过发展人员,要求被发展人员交纳费用或者认购商品等方式等变相交纳费用,取得加入或者发展其他人员加入的资格,牟取非法利益的;

  三、组织者或者经营者通过发展人员,要求被发展人继续发展他人加入,形成上下线关系,并以下线的销售业绩为依据和给付上线报酬,牟取非法利益的。

  如果具备以下传销的三个特征和两个组成要件,便可以确定是传销:

  传销的三个主要特征是:

  (1)、需要交纳或者变相交纳入门费,交钱获得加入资格,不管有没有产品;

  (2)、需要发展下线组成层级关系,按发展下线获取提成,也就是说你的工资的来源,是你的下线所交的钱里的提成;

  (3)、存在团队计酬,组成上下级关系,层层返利。

  传销的两个组成要件:

  (1)组织要件:即发展人员,组成网络。传销组织者承诺,只要参加者交钱加入后,再发展他人加入,就可获得高额的“回报”或“报酬”。这就是俗称的“发展下线”。下线还可以再发展下线,以此组成上下线的人际网络,形成传销的“人员结构链”。

  (2)计酬要件:包括两种形式。一种是以参加者本人直接发展的下线人数和间接发展的下线人数为依据计算和给付报酬,即以直接和间接发展的人员数量计提报酬,形成传销的“资金链”;另一种是以参加者本人直接发展和间接发展的下线的销售业绩(即销售额)为依据计算和给付报酬,形成传销的“资金链”。

  传销的运作:介绍加入——交纳费用(入门费、购买商品费)——欺骗、约请他人加入——从被骗者交纳费用中提取报酬——被骗者再骗他人——以此模式循环。

 

 

  若您身边有亲人朋友被困传销或深陷传销执迷不悟,请与我们联系!本网站工作人员有着多年的反传销经验,针对传销提供寻人找人、反洗脑劝说,专业解救传销受害者!

中国反传销联盟友情提示:

  • 专业针对传销,提供寻人找人、反洗脑劝说、解救传销受害者!

     

    亲朋被骗传销了怎么办?

    微信咨询

    反传销

    反传销QQ交流群

    0373-5999569

    15993050805

    251223955

    251223955

传销窝点环境
传销窝点环境
传销窝点环境
传销窝点环境
传销窝点环境
传销窝点环境
传销窝点环境
传销窝点环境
传销窝点环境
传销窝点环境
传销窝点环境
传销窝点环境
反传销联盟寻人找人解救传销
反传销联盟寻人找人解救传销
传销窝点环境
传销窝点环境
传销人员
传销人员
传销窝点环境
传销窝点环境
传销窝点环境
传销窝点环境
传销窝点环境
传销窝点环境
传销大课堂
传销大课堂
传销窝点环境
传销窝点环境
传销窝点环境
传销窝点环境
传销大课堂
传销大课堂
传销窝点环境
传销窝点环境
传销窝点环境
传销窝点环境
传销窝点环境
传销窝点环境
反传销联盟寻人找人解救传销
反传销联盟寻人找人解救传销
传销窝点环境
传销窝点环境
传销窝点环境
传销窝点环境
psb-49
传销窝点环境
psb-48
传销窝点环境
传销窝点环境
传销窝点环境
传销窝点环境
传销窝点环境
传销窝点环境
传销窝点环境
传销窝点环境
传销窝点环境
传销窝点环境
传销窝点环境
传销窝点环境
传销窝点环境
传销窝点环境
传销窝点环境
传销窝点环境
传销窝点环境
传销窝点环境
传销窝点环境
传销窝点环境
传销窝点环境
传销窝点环境
传销窝点环境
传销窝点环境
传销窝点环境
传销窝点环境
传销窝点环境
传销窝点环境
传销窝点环境
传销窝点环境
传销窝点环境
传销大课堂
传销大课堂
传销窝点环境
传销窝点环境
传销窝点环境
传销窝点环境
传销窝点环境
传销窝点环境
反传销联盟寻人找人解救传销
反传销联盟寻人找人解救传销
传销窝点环境
传销窝点环境
传销窝点环境
传销窝点环境
传销窝点环境
传销窝点环境
传销窝点环境
传销窝点环境
传销窝点环境
传销窝点环境
传销窝点环境
传销窝点环境
传销窝点环境
传销窝点环境
传销窝点环境
传销窝点环境
传销窝点环境
传销窝点环境
传销窝点环境
传销窝点环境
传销窝点环境
传销窝点环境
传销窝点环境
传销窝点环境
传销窝点环境
传销窝点环境
传销窝点环境
传销窝点环境
传销窝点环境
传销窝点环境
传销窝点环境
传销窝点环境
传销窝点环境
传销窝点环境
传销窝点环境
传销窝点环境
传销窝点环境
传销窝点环境
传销窝点环境
传销窝点环境
传销窝点环境
传销窝点环境
传销窝点环境
传销窝点环境
传销窝点环境
传销窝点环境
传销窝点环境
传销窝点环境
传销窝点环境
传销窝点环境
传销窝点环境
传销窝点环境
传销窝点环境
传销窝点环境
传销窝点环境
传销窝点环境
传销窝点环境
传销窝点环境
传销窝点环境
传销窝点环境
传销窝点环境
传销窝点环境
传销窝点环境
传销窝点环境
传销窝点环境
传销窝点环境
传销窝点环境
传销窝点环境
传销大课堂
传销大课堂
传销窝点环境
传销窝点环境
反传销联盟寻人找人解救传销
反传销联盟寻人找人解救传销
传销大课堂
传销大课堂
传销大课堂
传销大课堂
传销窝点环境
传销窝点环境
传销窝点环境
传销窝点环境
传销窝点环境
传销窝点环境
传销窝点环境
传销窝点环境
传销窝点环境
传销窝点环境
传销窝点环境
传销窝点环境
传销窝点环境
传销窝点环境
传销窝点环境
传销窝点环境
传销窝点环境
传销窝点环境
传销窝点环境
传销窝点环境
传销窝点环境
传销窝点环境
传销窝点环境
传销窝点环境
传销窝点环境
传销窝点环境
传销窝点环境
传销窝点环境
传销窝点环境
传销窝点环境
北派传销窝点环境
北派传销窝点环境
北派传销窝点环境
北派传销窝点环境
北派传销窝点环境
北派传销窝点环境
北派传销窝点环境
北派传销窝点环境
北派传销窝点环境
北派传销窝点环境
北派传销窝点环境
北派传销窝点环境
北派传销窝点环境
北派传销窝点环境
北派传销窝点环境
北派传销窝点环境
北派传销窝点环境
北派传销窝点环境
北派传销窝点环境
北派传销窝点环境
北派传销窝点环境
北派传销窝点环境
北派传销窝点环境
北派传销窝点环境
北派传销窝点环境
北派传销窝点环境
被抓的传销人员
被抓的传销人员
北派传销窝点环境
北派传销窝点环境
北派传销窝点环境
北派传销窝点环境
被抓的传销人员
被抓的传销人员
北派传销窝点环境
北派传销窝点环境
北派传销窝点环境
北派传销窝点环境
北派传销窝点环境
北派传销窝点环境
北派传销窝点环境
北派传销窝点环境
传销窝点
传销窝点
传销大课堂
传销大课堂
传销窝点内
传销窝点内
传销窝点环境
传销窝点环境
传销寝室
传销寝室
传销里
传销里
传销的大课堂
传销的大课堂
传销窝点环境
传销窝点环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