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8层下线、涉案金额8.14亿,亚泰坊“数字货币”“理财新平台”实为网络传销

首页标题    网络传销    108层下线、涉案金额8.14亿,亚泰坊“数字货币”“理财新平台”实为网络传销

  虚构柬埔寨“西港特区”投资项目,虚构亚泰坊“数字货币”,引诱他人加入传销组织。短短6个月,就发展下线层级108层,吸纳会员注册账号67万个,涉案金额达8.14亿元……经江苏省盐城经开区检察院提起公诉,一审法院以组织、领导传销活动罪判处时某、明某等16名被告人六年零十个月至二年不等的有期徒刑,并处罚金,涉案赃物、赃款及孳息、犯罪工具依法予以没收上缴国库。

  时某等10人不服,提出上诉。2020年4月23日,二审法院裁定驳回上诉,维持原判。

庭审现场

  理财新平台受热捧

  “只要花200块钱买入,每天至少都有5‰的返利,还只涨不跌。”2018年1月初,王先生参加了一场“亚泰坊互联网投资平台成立大会”。受邀前来的,除了王先生在内的300余名投资人,还有数十家媒体。该平台分析师宣讲这是一个理财新平台,“投资攻略”让王先生十分心动,但他也心存疑惑:真能稳赚不赔吗?

  “亚泰坊承接柬埔寨‘西港特区’投资项目,柬方金融公司授权发行亚泰坊币,可靠度高……”禁不住分析师的推介,王先生及在场的300余名投资人当场签订了“合作协议”。

  王先生购买了2万元的亚泰坊币。按照平台规定,系统对会员账户进行锁定,并以每天最高8‰的返利释放亚泰坊币;介绍新人加入,还可以获得提成。

  没过多久,王先生发现自己的亚泰坊币迅速累积,折算成现金至少翻了一倍。一传十,十传百,王先生的亲朋好友都知道他有个“高收益”的门道,也纷纷加入进来。

  这个所谓的理财平台成立两个月后,王先生又参加了该平台的培训会。这一次,参会人员达到了3000多人,来自江苏、湖北、陕西等多个省份。

  2018年6月2日,盐城市公安局在日常网络巡查中发现了这个平台资金异常。初查后发现,该平台通过互联网发展会员,收缴会员费,并采用虚拟币变现的盈利模式,疑似网络传销。

  当日,警方即以组织、领导传销活动罪立案。警方查明:亚泰坊是个披着理财外衣的传销平台。时某所谓的“投资”,实际上是以销售虚拟货币为幌子,实施网络传销。

  2018年1月,时某以虚构的“亚泰坊币”项目为名,通过此前注册成立的兴长源大数据科技有限公司,为其披上合法外衣,再罩上“军民融合”“柬埔寨‘西港特区’”“相关权威单位授权”的光环,以召开推介会、培训会、网络宣传等方式,大肆宣传其合法性和美好前景,以“高返点、高收益”的利好,吸引会员购买“亚泰坊币”。

平台成立大会时某在宣讲

  该平台没有任何实体产业,靠不断发展会员收取会员资金维持运营。至2018年6月案发,平台已吸收会员18万人,会员层级多达108级,注册账号41万个,累计涉案金额高达6.32亿元。

  空壳公司的“虚拟币交易”

  2017年8月,时某在山东青岛成立了兴长源大数据有限公司,并担任法定代表人及董事长。公司注册资本100万元,主要从事物联网技术、区块链技术服务。

  “刚开始我也认真经营,但公司太小,一年到头基本没业务。”陷入困境的时某将目光盯在了火爆的虚拟货币上,并打起了歪主意。

  2017年12月,兴长源公司建立了亚泰坊网络平台。2018年1月,亚泰坊网络平台正式上线。时某任命行政、财务、技术等管理人员,设立办公室、技术部、客服部等部门,定期组织员工开会、培训,打造了如同正规公司一样的专业化运营模式。

  来自内蒙古的明某在成为亚泰坊副总裁后,与行政秘书刘某等其他骨干成员通过投放广告、宣传讲授“亚泰坊”的背景、盈利模式、操作模式等内容,在青岛、西安等地不断吸引、发展下线人员,收取会员资金维持运营。

  为了打造公司“硬实力”,创始人时某带着副总裁明某、大区总裁杨某某、团队长吴某某等公司“领导层”到柬埔寨进行“路演”。时某以军民融合为名,虚构柬埔寨“西港特区”投资项目,给投资者“洗脑”,吸引更多人购买“亚泰坊币”。

  会员买入亚泰坊币后,怎么获得收益呢?

  时某“打造”了两种模式:一种是静态收益,跟银行定期存款吃利息一样的锁定期套餐——锁定满5天每天返利5‰,满15天每天返利6‰,满30天每天返利7‰,满60天每天返利8‰。另一种是动态收益,即拉人头赚提成,也就是会员之间有层级隶属关系,下线新会员买入亚泰坊币后,会有5%至25%的投资额度返利给上线会员,作为上线发展下线的提成。只要不断地去发展新会员,上线就可以获得其发展的1到10层级下线会员的投资提成。这两种方式的返利都是以“亚泰坊币”的形式发放至会员账户中。

  会员若想退出投资变现,则必须通过“内盘对冲”和“外盘提现”两种方式进行提现。“内盘对冲”即上下线会员之间可以对自己持有的“亚泰坊币”直接在亚泰坊平台内进行交易,绝大多数会员都选择这种方式“买入卖出”;“外盘提现”即借助代币交易平台进行搭桥,以供非上下级关系且有需求的买卖双方直接交易。

  亚泰坊平台规定,会员每月只能把锁定套餐内5%的亚泰坊币转到外盘——“环太平洋资产交易平台”(简称“环太网”)进行交易提现。“环太网”作为数字货币的交易场所,一般交易的都是比特币、狗狗币等主流数字货币,像亚泰坊币这种时某自创的虚拟货币在“环太网”中处于无人问津的状态。

  为了制造外盘繁荣假象,以此扩大亚泰坊平台吸引力,时某特地安排专人对会员转入“环太网”的亚泰坊币进行“高价”回购。

  但实际上,所有的“投资款”都落在了时某手中,而且“只进不出”。时某将发行的“亚泰坊币”的初始币值与人民币的兑换比例设置为1∶1,并鼓吹“亚泰坊币”会不断升值,每天人为调控随意提高“亚泰坊币”价格,以此诱使会员不断买入“亚泰坊币”并持有,防止会员抛售引起崩盘。

  不少会员为了获得更多的“亚泰坊币”累积,就中了时某的圈套,除了不断地发展下线赚提成,也通过“内盘”不断买入其他会员持有的“亚泰坊币”,并伺机“高价”卖出。

  补充侦查追加1.82亿

  2018年10月20日,该案移送盐城经开区检察院审查起诉。在阅卷过程中,承办检察官发现,在部分犯罪嫌疑人的供述及下线会员的谈话中均提到“码联天下”这个平台。

  “码联天下”由熊某某(另案处理)于2018年3月创立,通过“分红”吸引会员购买“产品包”,其组织架构、盈利模式与亚泰坊平台如出一辙,均没有任何实体产业,靠不断发展会员收取会员资金维持运营。时某在2018年4月带队对“码联天下”考察后,认为其“前景广阔”,遂提出合作事宜。时某在成立亚泰坊平台的四五个月后,为了吸收更多的“投资额”,决定把会员平移至“码联天下”,其层级关系保持不变,并要求会员缴纳3330元购买“产品包”参与动态奖励。2018年6月,“码联天下”被公安机关以组织、领导传销活动罪立案。

检察官与公安人员就本案细节进行讨论

  经进一步审查,承办检察官认为,“码联天下”平台已涉嫌组织、领导传销活动罪,遂引导公安机关对时某在“码联天下”平台中的作用、地位及涉案金额、参与人数、层级关系方面进行补充侦查。

  最终查明,时某于2018年4月利用亚泰坊平台组织架构,组织会员参加“码联天下”平台,通过亚泰坊平台账户收取“码联天下”“投资款”,截至2018年6月12日,时某在“码联天下”平台有下线层级124层,共有会员账号26万个,共转给“码联天下”平台“投资款”合计人民币1.82亿元。

  在审查起诉过程中,承办检察官又发现已被取保候审的苏某某、吴某某、杨某某系亚泰坊传销平台的“团队长”,发展的下线会员人数均达几千甚至数万人。

  根据2013年最高人民法院、最高人民检察院、公安部《关于办理组织领导传销活动刑事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意见》:组织、领导的参与传销活动人员累计达120人以上的,属于情节严重,依法应当在五年以上有期徒刑量刑,因该三人无法定或酌定减轻情节,故该院依法决定追捕三人,该三人最终均被判处五年以上有期徒刑。

  “亚泰坊实际通过人为操作来控制价格,内外盘市场价格不固定。被发展为下线的受害者刚开始得到了返现金额,但是过后又将钱投入到买币中,成为其他下线的收益。一旦没有新的投资者进来,资金链就断了。”该案承办检察官揭露亚泰坊平台“高收益”的虚拟币交易内幕。

  来源:中国长安网

2020年7月9日 08:55

  凡是打着中国梦、亮点经济、移民经济、三商法、消费返利、连锁经营、连锁销售、自愿连锁经营业、特许经营、资本运作、商务商会运作、1040阳光工程、五口之家、民间互助理财、阳光兴边富民工程、321工程、新时代资本运作、中绿资本运作、网络营销、原始股、虚拟货币、解冻民族资产等旗号,或打着天津天狮、三生、隆力奇、蝶贝蕾、欧莱雅第六感、广东新珀莱、香港凯迪、香港乐康、新时代、香港美一美、香港金龙、广州冰之澳、广州胜梅、广州唯丽莎、广州馨姿妮、黑龙江佳地、圣源生物、深圳凯尔德、参美天赐康、北京日光、阿穆尔鲟鱼、法国落花侬、上海富勒,广州新柏兰、广州蝶贝蕾、广州诗雅、广州馨姿妮、广州姬配诗、上海丝嘉娜、上海安郎、广州雅杰琳、香港华信国际、法国水玲珑、香港绿之韵、广州依纯、香港新时空、广州巧迪、广州汉美、玩宝诗逸、香港苏泊莱、广州金娜宝、广州碧莹、西藏鹿茸、圣原健康、昆明阿穆尔鲟、香港三世缘、香港华信卡蒂维妮、真丽斯、上海雅诗、广州谭盛、广州金明星辉、可美爱丽、广州大和康、塞维娜、广州唯丽莎、上海卓丽、漳州格莱雅、广州天玺、天顔天奚、北京日光、哈尔滨伊达、中辉久宝、新龙泉多肽、香港肽行天下、洛华侬、爱琪蓓蕾、德国蒙丽丹尔等公司名称,需让缴纳入门费2680、2800、2900、3200、3260、3800、3880、3900、3960、5900、33500、34000、40100、49800、50300、50600、50800、69800、85800、102800等,以四级三晋制、五级三阶制、三级八岗制、五星制、静态奖动态奖为计算返利制度的,均是传销行为!望大家提高警惕,请勿上当受骗!

 

  什么是传销?

 

  传销是指组织者或者经营者发展人员,通过对被发展人员以其直接或者间接发展的人员数量或者销售业绩为依据计算和给付报酬,或者要求被发展人员以交纳一定费用为条件取得加入资格等方式。其目的是牟取非法利益,扰乱经济秩序,影响社会稳定的行为。

  只要是触犯了法律《禁止传销条例》的就都属于传销行为。

  《禁止传销条例》中规定下列行为,属于传销行为:

  一、组织者或者经营者通过发展人员,要求被发展人员发展其他人加入,对发展的人员以其直接或者间接滚动发展的人员的数量为依据计算和给付报酬(包括物资奖励和其他经济利益,下同)牟取非法利益的;

  二、组织者或者经营者通过发展人员,要求被发展人员交纳费用或者认购商品等方式等变相交纳费用,取得加入或者发展其他人员加入的资格,牟取非法利益的;

  三、组织者或者经营者通过发展人员,要求被发展人继续发展他人加入,形成上下线关系,并以下线的销售业绩为依据和给付上线报酬,牟取非法利益的。

  如果具备以下传销的三个特征和两个组成要件,便可以确定是传销:

  传销的三个主要特征是:

  (1)、需要交纳或者变相交纳入门费,交钱获得加入资格,不管有没有产品;

  (2)、需要发展下线组成层级关系,按发展下线获取提成,也就是说你的工资的来源,是你的下线所交的钱里的提成;

  (3)、存在团队计酬,组成上下级关系,层层返利。

  传销的两个组成要件:

  (1)组织要件:即发展人员,组成网络。传销组织者承诺,只要参加者交钱加入后,再发展他人加入,就可获得高额的“回报”或“报酬”。这就是俗称的“发展下线”。下线还可以再发展下线,以此组成上下线的人际网络,形成传销的“人员结构链”。

  (2)计酬要件:包括两种形式。一种是以参加者本人直接发展的下线人数和间接发展的下线人数为依据计算和给付报酬,即以直接和间接发展的人员数量计提报酬,形成传销的“资金链”;另一种是以参加者本人直接发展和间接发展的下线的销售业绩(即销售额)为依据计算和给付报酬,形成传销的“资金链”。

  传销的运作:介绍加入——交纳费用(入门费、购买商品费)——欺骗、约请他人加入——从被骗者交纳费用中提取报酬——被骗者再骗他人——以此模式循环。

 

 

  若您身边有亲人朋友被困传销或深陷传销执迷不悟,请与我们联系!本网站工作人员有着多年的反传销经验,针对传销提供寻人找人、反洗脑劝说,专业解救传销受害者!

中国反传销联盟友情提示:

  • 专业针对传销,提供寻人找人、反洗脑劝说、解救传销受害者!

     

    亲朋被骗传销了怎么办?

    微信咨询

    反传销

    反传销QQ交流群

    0373-5999569

    15993050805

    251223955

    251223955

传销窝点环境
传销窝点环境
传销窝点环境
传销窝点环境
传销窝点环境
传销窝点环境
传销窝点环境
传销窝点环境
传销窝点环境
传销窝点环境
传销窝点环境
传销窝点环境
反传销联盟寻人找人解救传销
反传销联盟寻人找人解救传销
传销窝点环境
传销窝点环境
传销人员
传销人员
传销窝点环境
传销窝点环境
传销窝点环境
传销窝点环境
传销窝点环境
传销窝点环境
传销大课堂
传销大课堂
传销窝点环境
传销窝点环境
传销窝点环境
传销窝点环境
传销大课堂
传销大课堂
传销窝点环境
传销窝点环境
传销窝点环境
传销窝点环境
传销窝点环境
传销窝点环境
反传销联盟寻人找人解救传销
反传销联盟寻人找人解救传销
传销窝点环境
传销窝点环境
传销窝点环境
传销窝点环境
psb-49
传销窝点环境
psb-48
传销窝点环境
传销窝点环境
传销窝点环境
传销窝点环境
传销窝点环境
传销窝点环境
传销窝点环境
传销窝点环境
传销窝点环境
传销窝点环境
传销窝点环境
传销窝点环境
传销窝点环境
传销窝点环境
传销窝点环境
传销窝点环境
传销窝点环境
传销窝点环境
传销窝点环境
传销窝点环境
传销窝点环境
传销窝点环境
传销窝点环境
传销窝点环境
传销窝点环境
传销窝点环境
传销窝点环境
传销窝点环境
传销窝点环境
传销窝点环境
传销窝点环境
传销大课堂
传销大课堂
传销窝点环境
传销窝点环境
传销窝点环境
传销窝点环境
传销窝点环境
传销窝点环境
反传销联盟寻人找人解救传销
反传销联盟寻人找人解救传销
传销窝点环境
传销窝点环境
传销窝点环境
传销窝点环境
传销窝点环境
传销窝点环境
传销窝点环境
传销窝点环境
传销窝点环境
传销窝点环境
传销窝点环境
传销窝点环境
传销窝点环境
传销窝点环境
传销窝点环境
传销窝点环境
传销窝点环境
传销窝点环境
传销窝点环境
传销窝点环境
传销窝点环境
传销窝点环境
传销窝点环境
传销窝点环境
传销窝点环境
传销窝点环境
传销窝点环境
传销窝点环境
传销窝点环境
传销窝点环境
传销窝点环境
传销窝点环境
传销窝点环境
传销窝点环境
传销窝点环境
传销窝点环境
传销窝点环境
传销窝点环境
传销窝点环境
传销窝点环境
传销窝点环境
传销窝点环境
传销窝点环境
传销窝点环境
传销窝点环境
传销窝点环境
传销窝点环境
传销窝点环境
传销窝点环境
传销窝点环境
传销窝点环境
传销窝点环境
传销窝点环境
传销窝点环境
传销窝点环境
传销窝点环境
传销窝点环境
传销窝点环境
传销窝点环境
传销窝点环境
传销窝点环境
传销窝点环境
传销窝点环境
传销窝点环境
传销窝点环境
传销窝点环境
传销窝点环境
传销窝点环境
传销大课堂
传销大课堂
传销窝点环境
传销窝点环境
反传销联盟寻人找人解救传销
反传销联盟寻人找人解救传销
传销大课堂
传销大课堂
传销大课堂
传销大课堂
传销窝点环境
传销窝点环境
传销窝点环境
传销窝点环境
传销窝点环境
传销窝点环境
传销窝点环境
传销窝点环境
传销窝点环境
传销窝点环境
传销窝点环境
传销窝点环境
传销窝点环境
传销窝点环境
传销窝点环境
传销窝点环境
传销窝点环境
传销窝点环境
传销窝点环境
传销窝点环境
传销窝点环境
传销窝点环境
传销窝点环境
传销窝点环境
传销窝点环境
传销窝点环境
传销窝点环境
传销窝点环境
传销窝点环境
传销窝点环境
北派传销窝点环境
北派传销窝点环境
北派传销窝点环境
北派传销窝点环境
北派传销窝点环境
北派传销窝点环境
北派传销窝点环境
北派传销窝点环境
北派传销窝点环境
北派传销窝点环境
北派传销窝点环境
北派传销窝点环境
北派传销窝点环境
北派传销窝点环境
北派传销窝点环境
北派传销窝点环境
北派传销窝点环境
北派传销窝点环境
北派传销窝点环境
北派传销窝点环境
北派传销窝点环境
北派传销窝点环境
北派传销窝点环境
北派传销窝点环境
北派传销窝点环境
北派传销窝点环境
被抓的传销人员
被抓的传销人员
北派传销窝点环境
北派传销窝点环境
北派传销窝点环境
北派传销窝点环境
被抓的传销人员
被抓的传销人员
北派传销窝点环境
北派传销窝点环境
北派传销窝点环境
北派传销窝点环境
北派传销窝点环境
北派传销窝点环境
北派传销窝点环境
北派传销窝点环境
传销窝点
传销窝点
传销大课堂
传销大课堂
传销窝点内
传销窝点内
传销窝点环境
传销窝点环境
传销寝室
传销寝室
传销里
传销里
传销的大课堂
传销的大课堂
传销窝点环境
传销窝点环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