传销头目变“神医” 黑手伸向癌症病人骗财害人

首页标题    反传销动态    传销头目变“神医” 黑手伸向癌症病人骗财害人

  传销头目变“神医” 生姜瘦肉粥、益生菌成灵丹妙药

  传销黑手伸向癌症病人骗财害人

  “我不知道我的日子还有多久,如果可以重新选择,我一定不会听他们的话,一定要尽早到医院接受正规治疗。”癌症患者杨荣在反思自己病急乱投医的遭遇时这样感叹道,而导致他钱财被骗、错过“黄金治疗期”命悬一线的竟是一个传销组织。《经济参考报》记者调查发现,坑害杨荣等人的传销组织一度打着能治疗癌症的幌子,在“公司、产品、培训”等“马甲”的掩护下,迅速在全国搭建了一个拉人头层层返利的金字塔。

  专家表示,近年来传销活动不断变换“马甲”,但其缴纳入门费、层层发展会员、提供高额返利的三大特征不会改变。群众在从事投资活动时,一定要擦亮眼睛,不要相信天上会“掉馅饼”。

  神秘:

  内部抗癌课售价高达18800元

  缴纳了18800元后成为中级班学员,进入公司内部开始听课,在讲课期间,师父张某曾多次询问学员有没有带录音笔录音,并表示课后要由教官进行搜身。

  今年5月4日下午5时左右,位于广西钦州市某酒店9楼的广西光和三通公司门口开始热闹起来,陆续有穿着统一服装的学员前来签到,这是这家公司今年上半年最大型的一次内部集训,集训的160多名学员来自全国各地,都是在缴纳了18800元后成为中级班学员。

  他们长途跋涉来到西南边陲的这座城市,就是为了来向师父取经。他们的师父,是号称有300年历史的张氏快针第十代传人,广西倬玮三通保健有限公司的法人代表张某。

  中级班学员们被要求交出手机统一由教官保管,之后学员进入公司内部开始听课,在一间窗帘紧闭的屋子里,课程一直从晚上6点持续到深夜12点。课上,师父张某又一次讲述了自己和妻子如何通过高明的针灸术和公司的保健品救死扶伤、治好癌症的例子,以及二人的医术如何在北京引起了轰动。

  “公司马上要成立国际部了,我们要代表中医针灸走出国门、为世界服务。我们还要培养‘针二代’,针对5-15岁儿童开展针灸培训班。”台上的师父张某激情洋溢地描述着公司的美好前景,台下的学员认真地做着笔记,他们中一部分业绩好的学员,还将在5月7号,“刷师父的卡”去印尼免费游玩。

  在6个小时的讲课期间,张某曾多次询问学员有没有带录音笔录音的,并表示课后要由教官进行搜身。

  这样的集训课程,周芳去年也听过。周芳是倬玮三通公司的初级会员,后来为了给男友治病买保健品有折扣,她充值10万元成为了A级店主。

  误导:

  癌症患者错过“黄金治疗期”

  杨荣身患早期结肠癌,病急乱投医听信“神医”的话,花了近十万元购保健品,并尝试针灸、艾灸、喝生姜瘦肉粥等各种方法,最后的结果是癌细胞扩散至脑部,被诊断为结肠癌晚期。

  2018年7月,37岁的杨荣陪同女友周芳在四川省平昌县医院体检,因为感觉肚子有点隐痛,杨荣做了肠镜和病理检查,结果显示“少许腺上皮重度异型增生,局灶癌变”,被诊断为结肠癌早期。“当时医生劝我马上做手术切除病灶,说早期结肠癌的治愈率很高。”杨荣说。

  听到得癌症了,杨荣和周芳都慌了神,开始四处打听寻求名医。周芳的朋友王承得知这一消息后,推荐他们找自己的师傅——一位有几千弟子、可以治愈癌症的“神医”,即广西倬玮三通公司的法人代表张某。

  周芳随后联系了“神医”的大弟子黄某,黄某通过微信交流了解病情后,劝阻他们进行手术。“千万不能手术,一旦开刀,癌细胞就会像被捅了的马蜂窝一样到处扩散!”黄某通过微信语音告诉周芳,只要按照他师父的方法来,不用手术便能“百分百治好癌症”。

  病急乱投医的二人坐上长途火车,来到广西钦州市拜访“神医”张某。“到那后,看到他在给很多‘弟子’授课,声势浩大,我们心里顿时萌发了希望。”杨荣说。

  张某在为杨荣“把脉问诊”一番后,斩钉截铁地表示,之前也有得结肠癌的“师姐”被他治好了,只要按他给的方案保养,并配合他们公司的大量保健品及针灸治疗,一定有救。

  此后的四个月里,杨荣和周芳花了近十万元购买了该公司的保健品,并尝试了“神医”所说的针灸、艾灸、喝生姜瘦肉粥、狂补益生菌、泡脚等几十种方法。然而,杨荣的身体并没有好转,反而开始持续发烧咳嗽、便血。听到这些症状,“大师兄”黄某却推脱:“这不过是‘肛裂’‘痔疮’,与癌症无关。”开始感到不对劲的周芳想要约见张某,却屡屡被拒。去年11月12日,倬玮三通公司在广州某酒店办起了“大课堂”,走投无路的二人闻讯赶往现场,试图再请张某“诊治”。

  求见的过程并不顺利,二人只好在大课堂结束时将张某堵在门口。虚弱不堪的杨荣当场晕倒,张某见状不再给他扎针治病,而是让他们去医院就医。“他说自己是神医,可一个活生生的病人在他面前晕倒,他却一点措施都没有,我这时才幡然醒悟,他就是个骗子!”周芳马上带着杨荣艰难地打上出租车,赶最快的航班回到成都,直奔四川大学华西医院抢救。

  严重贫血、血红蛋白含量仅为正常人的30%,癌细胞也已经扩散至脑部,被诊断为结肠癌晚期……入院后,医院立即下达了病危通知书,经过三天的抢救,杨荣艰难地捡回一条性命。

  真相:

  所谓“保健品”不过是普通食品

  专家指出,价格昂贵的保健品成分就是普通食品,吃了对人体没什么害处,但也没什么用,肯定是治不了病的。

  经过近四十次放化疗后,杨荣终于有了手术指征,于今年4月份在华西医院接受了手术治疗切除了局部病灶,但此前被耽误的黄金治疗期却再也回不来了。

  杨荣在华西医院的主治医生说,去年11月杨荣入院时的情况已经很危重了,不仅结肠位置有癌变,同时出现了脑转移。“一般结肠癌出现脑转移,治愈机会就更低。患者放弃了四个多月的治疗时机,这对他的治疗效果有很明显的不利影响。”

  对于杨荣来说,与黄金治疗期一起失去的,还有二人为治病买保健品以及住院治疗后花光的积蓄近30万元。

  沙棘片、益生菌、肽藻粉、肽清片、蛹虫草片……周芳给记者展示花了十来万买来的保健品,这些保健品由广西光和三通公司经销、武汉哲冠生命科技有限公司出品。单价从260元到598元不等,其中一种名为雪莲膏的产品售价598元一盒,一盒30小包。“师父让我一天吃6包,光是雪莲膏一天就要吃一百多块钱。还有售价480元一盒的肽藻粉,也是一天要吃6包,5天就吃完一盒了。”杨荣说。

  “这个蛹虫草片,公司产品目录上写的就是虫草片,售价380元一小盒,大家一直以为是虫草片。”周芳说。记者在该产品外包装上看到,蛹字写得非常小,不注意的话根本看不出来。

  记者注意到,购买这些产品均未得到正规发票,产品也没有国家保健食品的“蓝帽标识”,从产品标明的配料来看,主要是南瓜粉、玉米淀粉、纳豆粉等食品成分,卖得最贵的雪莲膏标注的主要成分是蜂蜜、决明子、葛根等。西华大学食品科学与工程系主任车振明教授表示,“这些成分就是普通食品,吃了对人体没什么害处,但也没什么用,肯定是治不了病的。”

  拍案:

  传销组织洗脑骗钱害人不浅

  打着产品能抗癌的名义,鼓吹西医不行,治癌症还得靠中医,把人骗进来后就开始不断洗脑,猛灌人生鸡汤,宣称卖公司产品能开豪车、住别墅,鼓励拉更多的人进来。

  作为曾经的内部人士,周芳和王承向记者讲述了倬玮三通公司的运营模式——介绍一个人缴纳3800元成为初级班会员,介绍人即可得到900元的返利;介绍一个人缴纳18800元成为中级班会员,介绍人可得到4000元的返利。介绍人成为新进会员的师兄师姐,师兄师姐上面还有团队老大,团队老大上面是“师父”的几个大弟子,“公司大概有十几个团队,一个团队最多的有六七百人。”同时,充值5万将成为B级店主,充值10万成为A级店主,成为店主后从公司拿产品有一定的折扣。

  2018年12月起,倬玮三通公司开展了一项“新业务”,让学员们缴纳8100元、在公司集训4天到5天就能领取“医生从业证书”,之后就可以“持证”给自己和周围的人扎针看病。

  杨荣病危后,幡然醒悟的周芳开始收集证据并聘请了律师。“他们的套路先是打着产品能抗癌的名义,鼓吹西医不行,治癌症还得靠中医,把人骗进来后就开始不断洗脑,猛灌人生鸡汤,宣称卖公司产品能开豪车、住别墅,鼓励拉更多的人进来。”周芳说,许多真正想求医问药的病人便这样误入了歧途。

  4月底,在得知张某要在钦州市给中级班学员进行大集训的消息后,记者建议周芳去找钦州当地相关部门投诉。

  5月5日下午,记者陪同周芳来到钦州市钦北市场监管局、钦北区卫生计生监督所等部门进行投诉,并提供该公司正在进行集训的线索,希望相关部门进行现场检查。

  钦州市市场监管、公安、卫生监管部门随后组织人员,于下午4时30分左右来到该公司并封锁现场。现场发现,该公司正在对来自全国各地的160余人进行宣传培训,学员之间正在互相练习针灸。初步取证排查后,执法人员将甄别出的48名相关人员带离现场分三个区域进行审讯,押扣涉案物品一批并查封光和三通公司办公场所,其余人员就地遣散。

  经过连夜审讯,钦北区市场监管局初步认定广西光和三通公司以教授针灸、艾灸及销售相关保健品为幌子,交纳会员费,拉人头,分提成变相从事传销经营活动。

  在5日下午的突击现场,记者看到,由于此前长时间在密闭空间学习,有几位身体较弱的学员出现呕吐现象,执法部门派来医院的救护人员前来救治,然而这些学员拒绝就医,直言:“你们医院都是骗人的,我们自己会看病,不需要你们。”学员随即拿出随身携带的针灸包开始给自己扎针“治疗”,并开始吃起了该公司产品——售价昂贵的雪莲膏。

  记者从钦北区卫生监管部门证实,为杨荣“治疗”癌症的张某、黄某二人并没有卫生部门统一发放的医师资格证书和医师执业证书,其公司向学员收取8100元后即可颁发的、由“中国卫生人才培训指导中心”发放的岗位能力证书并非正规行医证书。

  四川省中西医结合医院针灸科的医生告诉记者,不正规的针灸如果扎得过深有可能造成气胸等脏腑伤害、消毒不严谨则可能导致感染。而倬玮三通此前的授课模式是,让没有任何医学基础的学员在集训几天后即可回到老家给身边人扎针“治病”。

  警惕:

  打击传销面临新挑战

  “我不知道我的日子还有多久,如果可以重新选择,我一定不会听他们的话,一定要尽早到医院接受正规治疗。”

  中国民间反传销协会会长李旭表示,当前的传销活动已从异地传销、人身控制转变为以网络传销、精神控制为主。“上述这起案件以公司、产品、培训作为掩护,具有较大的迷惑性。”李旭说,这类案件的共同特点是,提供的往往是“三无”或低质高价的产品,再辅以一些无科学依据的所谓技能培训,其实质还是以返利的方式层层发展会员,并对其成员进行“洗脑”式传销。

  记者了解到,仅2017年至今,钦州市已组织大型打击传销行动137次,查获涉嫌从事传销人员2406人,教育遣散传销人员2297人。

  钦州市市场监管局打传办负责人告诉记者,目前,地方打击传销行动面临新的挑战。一是传销组织反侦查力增强,特别是在资金流转方面防范手段增多;二是传销人员攻守同盟对抗审讯;三是传销活动呈现“游击”现象。

  此外,执法打击面临法律掣肘。一是现行《刑法》确定的“组织、领导传销罪”追诉标准过高,与传销行为危害不相匹配,且对构成该罪的证据要求、移送标准、管辖范围等缺乏细化规定,导致批捕和起诉难。

  二是打击传销刑事规范与行政规范存在空档,对未构成犯罪的传销高级人员,公安机关缺乏实施行政处罚的法律依据。《禁止传销条例》赋予了市场监管部门一定的权力,但现实中仅凭市场监管局的执法手段难以调查取证。三是传销行为民事责任法律规范不完善,传销受害人难以得到必要的司法救济。

  周芳的律师、四川川蓉律师事务所杨巧律师表示,对于杨荣因误信传销组织导致病情危重的情况,难以追究组织头目的刑事责任,目前周芳只能通过民事诉讼,以虚假宣传的证据来起诉,以期获得一定的民事赔偿。

  四川大学法学院副教授郑莉芳表示,传统的“北派”和“南派”传销现在融合升级的趋势明显,除了传统的金字塔型,还衍生出了蜘蛛网型、多点网络型等多种扁平化组织架构,因此在追诉“组织、领导传销罪”时难以界定。建议细化相关法律的追诉标准,同时,加强对于传销行为的监管,打早打小,尽可能把传销活动消灭在萌芽状态,还应加强对出租屋和酒店的管理,建立起邻里守望制度和社区监督机制。

  李旭表示,近年来传销活动不断变换“马甲”,但其缴纳入门费、层层发展会员、提供高额返利的三大特征不会改变。群众在从事投资活动时,一定要擦亮眼睛,不要相信天上会“掉馅饼”。

  目前,钦州当地公安部门和检察院己批捕了三通公司3名骨干人员,对“师父”张某发起了网上追逃令,案件在进一步调查取证中。

  在成都,杨荣仍在医院不断地接受放化疗,晚期癌症手术后非常高的复发率使他对未来乐观不起来,“我不知道我的日子还有多久,如果可以重新选择,我一定不会听他们的话,一定要尽早到医院接受正规治疗。”

  现在,周芳一边要照顾病重的爱人,一边为维权四处奔波。而在杨荣的老家,他与前妻所生的两个孩子正与年迈的爷爷奶奶相依为命,期盼着杨荣康复的那一天。

  来源: 经济参考报

2019年8月6日 08:00

  凡是打着中国梦、亮点经济、移民经济、三商法、消费返利、连锁经营、连锁销售、自愿连锁经营业、特许经营、资本运作、商务商会运作、1040阳光工程、五口之家、民间互助理财、阳光兴边富民工程、321工程、新时代资本运作、中绿资本运作、网络营销、原始股、虚拟货币、解冻民族资产等旗号,或打着天津天狮、三生、隆力奇、蝶贝蕾、欧莱雅第六感、广东新珀莱、香港凯迪、香港乐康、新时代、香港美一美、香港金龙、广州冰之澳、广州胜梅、广州唯丽莎、广州馨姿妮、黑龙江佳地、圣源生物、深圳凯尔德、参美天赐康、北京日光、阿穆尔鲟鱼、法国落花侬、上海富勒,广州新柏兰、广州蝶贝蕾、广州诗雅、广州馨姿妮、广州姬配诗、上海丝嘉娜、上海安郎、广州雅杰琳、香港华信国际、法国水玲珑、香港绿之韵、广州依纯、香港新时空、广州巧迪、广州汉美、玩宝诗逸、香港苏泊莱、广州金娜宝、广州碧莹、西藏鹿茸、圣原健康、昆明阿穆尔鲟、香港三世缘、香港华信卡蒂维妮、真丽斯、上海雅诗、广州谭盛、广州金明星辉、可美爱丽、广州大和康、塞维娜、广州唯丽莎、上海卓丽、漳州格莱雅、广州天玺、天顔天奚、北京日光、哈尔滨伊达、中辉久宝、新龙泉多肽、香港肽行天下、洛华侬、爱琪蓓蕾、德国蒙丽丹尔等公司名称,需让缴纳入门费2680、2800、2900、3200、3260、3800、3880、3900、3960、5900、33500、34000、40100、49800、50300、50600、50800、69800、85800、102800等,以四级三晋制、五级三阶制、三级八岗制、五星制、静态奖动态奖为计算返利制度的,均是传销行为!望大家提高警惕,请勿上当受骗!

 

  什么是传销?

 

  传销是指组织者或者经营者发展人员,通过对被发展人员以其直接或者间接发展的人员数量或者销售业绩为依据计算和给付报酬,或者要求被发展人员以交纳一定费用为条件取得加入资格等方式。其目的是牟取非法利益,扰乱经济秩序,影响社会稳定的行为。

  只要是触犯了法律《禁止传销条例》的就都属于传销行为。

  《禁止传销条例》中规定下列行为,属于传销行为:

  一、组织者或者经营者通过发展人员,要求被发展人员发展其他人加入,对发展的人员以其直接或者间接滚动发展的人员的数量为依据计算和给付报酬(包括物资奖励和其他经济利益,下同)牟取非法利益的;

  二、组织者或者经营者通过发展人员,要求被发展人员交纳费用或者认购商品等方式等变相交纳费用,取得加入或者发展其他人员加入的资格,牟取非法利益的;

  三、组织者或者经营者通过发展人员,要求被发展人继续发展他人加入,形成上下线关系,并以下线的销售业绩为依据和给付上线报酬,牟取非法利益的。

  如果具备以下传销的三个特征和两个组成要件,便可以确定是传销:

  传销的三个主要特征是:

  (1)、需要交纳或者变相交纳入门费,交钱获得加入资格,不管有没有产品;

  (2)、需要发展下线组成层级关系,按发展下线获取提成,也就是说你的工资的来源,是你的下线所交的钱里的提成;

  (3)、存在团队计酬,组成上下级关系,层层返利。

  传销的两个组成要件:

  (1)组织要件:即发展人员,组成网络。传销组织者承诺,只要参加者交钱加入后,再发展他人加入,就可获得高额的“回报”或“报酬”。这就是俗称的“发展下线”。下线还可以再发展下线,以此组成上下线的人际网络,形成传销的“人员结构链”。

  (2)计酬要件:包括两种形式。一种是以参加者本人直接发展的下线人数和间接发展的下线人数为依据计算和给付报酬,即以直接和间接发展的人员数量计提报酬,形成传销的“资金链”;另一种是以参加者本人直接发展和间接发展的下线的销售业绩(即销售额)为依据计算和给付报酬,形成传销的“资金链”。

  传销的运作:介绍加入——交纳费用(入门费、购买商品费)——欺骗、约请他人加入——从被骗者交纳费用中提取报酬——被骗者再骗他人——以此模式循环。

 

 

  若您身边有亲人朋友被困传销或深陷传销执迷不悟,请与我们联系!本网站工作人员有着多年的反传销经验,针对传销提供寻人找人、反洗脑劝说,专业解救传销受害者!

中国反传销联盟友情提示:

  • 专业针对传销,提供寻人找人、反洗脑劝说、解救传销受害者!

     

    亲朋被骗传销了怎么办?

    微信咨询

    反传销

    反传销QQ交流群

    0373-5999569

    15993050805

    251223955

    251223955

传销窝点环境
传销窝点环境
传销窝点环境
传销窝点环境
传销窝点环境
传销窝点环境
传销窝点环境
传销窝点环境
传销窝点环境
传销窝点环境
传销窝点环境
传销窝点环境
反传销联盟寻人找人解救传销
反传销联盟寻人找人解救传销
传销窝点环境
传销窝点环境
传销人员
传销人员
传销窝点环境
传销窝点环境
传销窝点环境
传销窝点环境
传销窝点环境
传销窝点环境
传销大课堂
传销大课堂
传销窝点环境
传销窝点环境
传销窝点环境
传销窝点环境
传销大课堂
传销大课堂
传销窝点环境
传销窝点环境
传销窝点环境
传销窝点环境
传销窝点环境
传销窝点环境
反传销联盟寻人找人解救传销
反传销联盟寻人找人解救传销
传销窝点环境
传销窝点环境
传销窝点环境
传销窝点环境
psb-49
传销窝点环境
psb-48
传销窝点环境
传销窝点环境
传销窝点环境
传销窝点环境
传销窝点环境
传销窝点环境
传销窝点环境
传销窝点环境
传销窝点环境
传销窝点环境
传销窝点环境
传销窝点环境
传销窝点环境
传销窝点环境
传销窝点环境
传销窝点环境
传销窝点环境
传销窝点环境
传销窝点环境
传销窝点环境
传销窝点环境
传销窝点环境
传销窝点环境
传销窝点环境
传销窝点环境
传销窝点环境
传销窝点环境
传销窝点环境
传销窝点环境
传销窝点环境
传销窝点环境
传销大课堂
传销大课堂
传销窝点环境
传销窝点环境
传销窝点环境
传销窝点环境
传销窝点环境
传销窝点环境
反传销联盟寻人找人解救传销
反传销联盟寻人找人解救传销
传销窝点环境
传销窝点环境
传销窝点环境
传销窝点环境
传销窝点环境
传销窝点环境
传销窝点环境
传销窝点环境
传销窝点环境
传销窝点环境
传销窝点环境
传销窝点环境
传销窝点环境
传销窝点环境
传销窝点环境
传销窝点环境
传销窝点环境
传销窝点环境
传销窝点环境
传销窝点环境
传销窝点环境
传销窝点环境
传销窝点环境
传销窝点环境
传销窝点环境
传销窝点环境
传销窝点环境
传销窝点环境
传销窝点环境
传销窝点环境
传销窝点环境
传销窝点环境
传销窝点环境
传销窝点环境
传销窝点环境
传销窝点环境
传销窝点环境
传销窝点环境
传销窝点环境
传销窝点环境
传销窝点环境
传销窝点环境
传销窝点环境
传销窝点环境
传销窝点环境
传销窝点环境
传销窝点环境
传销窝点环境
传销窝点环境
传销窝点环境
传销窝点环境
传销窝点环境
传销窝点环境
传销窝点环境
传销窝点环境
传销窝点环境
传销窝点环境
传销窝点环境
传销窝点环境
传销窝点环境
传销窝点环境
传销窝点环境
传销窝点环境
传销窝点环境
传销窝点环境
传销窝点环境
传销窝点环境
传销窝点环境
传销大课堂
传销大课堂
传销窝点环境
传销窝点环境
反传销联盟寻人找人解救传销
反传销联盟寻人找人解救传销
传销大课堂
传销大课堂
传销大课堂
传销大课堂
传销窝点环境
传销窝点环境
传销窝点环境
传销窝点环境
传销窝点环境
传销窝点环境
传销窝点环境
传销窝点环境
传销窝点环境
传销窝点环境
传销窝点环境
传销窝点环境
传销窝点环境
传销窝点环境
传销窝点环境
传销窝点环境
传销窝点环境
传销窝点环境
传销窝点环境
传销窝点环境
传销窝点环境
传销窝点环境
传销窝点环境
传销窝点环境
传销窝点环境
传销窝点环境
传销窝点环境
传销窝点环境
传销窝点环境
传销窝点环境
北派传销窝点环境
北派传销窝点环境
北派传销窝点环境
北派传销窝点环境
北派传销窝点环境
北派传销窝点环境
北派传销窝点环境
北派传销窝点环境
北派传销窝点环境
北派传销窝点环境
北派传销窝点环境
北派传销窝点环境
北派传销窝点环境
北派传销窝点环境
北派传销窝点环境
北派传销窝点环境
北派传销窝点环境
北派传销窝点环境
北派传销窝点环境
北派传销窝点环境
北派传销窝点环境
北派传销窝点环境
北派传销窝点环境
北派传销窝点环境
北派传销窝点环境
北派传销窝点环境
被抓的传销人员
被抓的传销人员
北派传销窝点环境
北派传销窝点环境
北派传销窝点环境
北派传销窝点环境
被抓的传销人员
被抓的传销人员
北派传销窝点环境
北派传销窝点环境
北派传销窝点环境
北派传销窝点环境
北派传销窝点环境
北派传销窝点环境
北派传销窝点环境
北派传销窝点环境
传销窝点
传销窝点
传销大课堂
传销大课堂
传销窝点内
传销窝点内
传销窝点环境
传销窝点环境
传销寝室
传销寝室
传销里
传销里
传销的大课堂
传销的大课堂
传销窝点环境
传销窝点环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