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龙爱量子"重大传销案一审宣判 林跃庆等20人获刑

首页标题    网络传销    "龙爱量子"重大传销案一审宣判 林跃庆等20人获刑

1

宣判现场。贺州市八步区人民法院供图

  广西新闻网贺州6月28日讯 6月28日,贺州市八步区人民法院对备受社会各界关注的“龙爱量子”重大传销案件进行一审宣判,林跃庆等20名被告人犯组织、领导传销活动罪被判处有期徒刑十一年至一年十一个月不等有期徒刑,并处罚金人民币总共9245万元,依法没收财产约19亿元,追缴后上缴国库。

  法院经审理查明:2016年8月,被告人林跃庆在广东省东莞市纠集被告人洪碧英、郭伟崇、陈其昌、马文静、陈智勇、朱科等人使用洪碧英提供的“GWG”平台、陈其昌提供源代码搭建的“QEF网络平台”(以下简称“平台”),以销售量子高科技产品为名,以购买产品、发展下线、缴纳会费的方式,以高额动态、静态收益为诱饵,在互联网上吸引参加者并按一定的顺序组成层级开展传销活动。“QEF网络平台”参加者需缴纳850元至85000元六个级别不等的入门费用注册成为“平台”会员,会员按左右两区呈金字塔形式排列。“平台”先后依托广东润玖实业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润玖公司)、龙爱量子物联网商务科技(深圳)有限公司(以下简称物联网公司)、前海龙爱量子物联网跨境电商(深圳)有限公司(以下简称跨境电商公司)进行公司化运作,发展会员,吸收投资款。“平台”于2016年9月24日正式上线运营。后系统进行更新升级,新“平台”即“龙爱物联网”(俗称“龙爱量子网络平台”)于2017年5月上线运营至案发。

  为实现“平台”公司化运营,林跃庆委派郭伟崇、陈家静(另案处理)等人先后注册成立龙爱量子产业(深圳)有限公司(以下简称龙爱公司)、物联网公司、跨境电商公司、龙爱量子科技发展(深圳)有限公司(以下简称科技公司)等十七家公司,以龙爱公司为母公司成立深圳龙爱量子产业集团(以下简称龙爱量子集团或公司)。林跃庆担任集团董事长实际控制所有公司。林跃庆等人利用公司以销售量子高科技产品为名多次召开大型会议、依托地方团队领导人(又称系统“常委”)多次举办市场地方会议,多渠道吸收会员。

  “平台”运营期间,林跃庆、郭伟崇等人大量招聘职员进入主营“平台”业务的物联网公司、跨境电商公司、科技公司三家公司任职。其中:物联网公司负责“平台”运营、会员发展、产品介绍、会员投诉、培训会员业务并设立对公账户负责收取会员资金;跨境电商公司负责后期承接“平台”运营并设立对公账户负责收取会员资金;科技公司负责“平台”商城的商品采购、仓储、商品发放工作等。2017年3月,林跃庆聘请被告人魏启训、王世龙担任物联网公司副总裁后,魏启训、王世龙对公司、“平台”、量子产品及林跃庆本人在网络、媒体进行大量不符合实际的宣传和推广,并对龙爱量子集团进行了调整,提高了龙爱量子集团的知名度,会员也呈爆发式增长。科技公司总裁马文静先后与四十多家供货商采购超过60种产品,并在东莞市租用两个仓库用于储存、发放商品;科技公司在采购过程中要求供货商在商品、包装物上标注龙爱商标、标识,再物流交付到东莞仓库。

  经司法鉴定,“龙爱物联网”网站界面显示的及数据库查询到的会员数量为1963063个。其中证件号不为空的会员按照证件号去重后的数量有973581个,证件号为空的会员中按姓名去重且姓名不与有证件号的会员重复的会员有281100个;会员层级数量为97层,属于“创业中心”的会员数量为3191个。

  经对涉案的物联网公司、跨境电商公司及相关公司款项收支情况进行司法会计鉴定。鉴定意见 :截至2017年8月31日,涉案各单位(公司)的各类资金流入总额为3787905890. 48元。其中产业公司、物联网公司、跨境电商公司三个公司以个人银行转账、通联支付、支付宝、财付通、现金交款、通过其他单位转账等方式共收到的外部资金流入3733860521.24元,对外支出总额为 2252074028.19元,内部往来支出1397567.00元,资金结余 1534434295.29元。

  其中:被告人林跃庆于2016年8月至2017年8月期间,伙同郭伟崇、陈其昌、马文静、魏启训、王世龙、洪碧英、陈智勇、朱科等人自称掌握量子技术,通过互联网先后使用“GWG平台”、“QEF网络平台”、“龙爱物联网网络平台”,以销售量子高科技产品为名,不断发展会员骗取钱财,实施传销活动。网络平台发展的会员数量达 1963063个,层级97层。林跃庆通过其控制的龙爱公司、物联网公司、跨境电商公司账户及郭伟崇等个人账户收取下线会员款项。林跃庆在该传销体系中起发起、策划、操纵作用。

  法院审理认为,被告人林跃庆、郭伟崇、陈其昌、吕卫海、马文静、魏启训、王世龙、王成永、郑建武、洪碧英、余兆承、庞金亮、刘朝明、杜祖兵、王腾、陈智勇、朱科、周兰亦、李惠云、冼培长以推销商品为名,组织、领导参加者以购买商品的方式获得加入资格,并按照一定顺序组成层级,直接或者间接以发展人员的数量作为计酬或者返利依据,引诱参加者继续发展他人参加,骗取财物,扰乱经济社会秩序的传销活动,上述二十名被告人的行为确已触犯《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第二百二十四条之一的规定,均已构成组织、领导传销活动罪。公诉机关指控林跃庆等二十名被告人犯组织、领导传销活动罪成立。法院为维护经济和社会秩序,打击刑事犯罪,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第二百二十四条之一、第二十五条第一款、第二十六条第一款和第四款、第二十七条、第六十五条第一款、第六十七条第三款、第五十二条、第五十三条、第七十二条第一款和第三款、第七十三条第二款和第三款、第六十四条之规定,判决如下:

  一、被告人林跃庆犯组织、领导传销活动罪,判处有期徒刑十一年,并处罚金人民币五千万元。

  二、被告人郭伟崇犯组织、领导传销活动罪,判处有期徒刑七年,并处罚金人民币五百万元。

  三、被告人陈其昌犯组织、领导传销活动罪,判处有期徒刑六年六个月,并处罚金人民币四百五十万元。

  四、被告人吕卫海犯组织、领导传销活动罪,判处有期徒刑六年六个月,并处罚金人民币四百五十万元。

  五、被告人马文静犯组织、领导传销活动罪,判处有期徒刑六年,并处罚金人民币三百五十万元。

  六、被告人魏启训犯组织、领导传销活动罪,判处有期徒刑五年八个月,并处罚金人民币二百七十万元。

  七、被告人王世龙犯组织、领导传销活动罪,判处有期徒刑五年六个月,并处罚金人民币二百六十万元。

  八、被告人王成永犯组织、领导传销活动罪,判处有期徒刑五年五个月,并处罚金人民币二百六十万元。

  九、被告人郑建武犯组织、领导传销活动罪,判处有期徒刑五年三个月,并处罚金人民币二百五十万元。

  十、被告人洪碧英犯组织、领导传销活动罪,判处有期徒刑五年二个月,并处罚金人民币二百二十万元。

  十一、被告人余兆承犯组织、领导传销活动罪,判处有期徒刑五年,并处罚金人民币二百一十万元。

  十二、被告人刘朝明犯组织、领导传销活动罪,判处有期徒刑五年,并处罚金人民币二百一十万元。

  十三、被告人庞金亮犯组织、领导传销活动罪,判处有期徒刑五年,并处罚金人民币二百一十万元。

  十四、被告人杜祖兵犯组织、领导传销活动罪,判处有期徒刑五年,并处罚金人民币二百一十万元。

  十五、被告人王腾犯组织、领导传销活动罪,判处有期徒刑四年,并处罚金人民币一百五十万元。

  十六、被告人陈智勇犯组织、领导传销活动罪,判处有期徒刑三年,缓刑四年,并处罚金人民币一百万元。

  十七、被告人朱科犯组织、领导传销活动罪,判处有期徒刑二年十个月,缓刑三年,并处罚金人民币八十万元。

  十八、被告人周兰亦犯组织、领导传销活动罪,判处有期徒刑二年六个月,并处罚金人民币五十万元。

  十九、被告人李惠云犯组织、领导传销活动罪,判处有期徒刑二年二个月,并处罚金人民币十万元。

  二十、被告人冼培长犯组织、领导传销活动罪,判处有期徒刑一年十一个月,并处罚金人民币五万元。

  对涉案财物约19亿元依法没收,追缴后上缴国库。

  据了解,“龙爱量子”重大传销案件是八步区法院建院以来审理的最大一宗刑事案件。该案侦查卷250多卷,20名被告人,30名辩护律师,涉及会员数196万多,涉案金额37亿多元。

2019年6月28日 18:30

  凡是打着中国梦、亮点经济、移民经济、三商法、消费返利、连锁经营、连锁销售、自愿连锁经营业、特许经营、资本运作、商务商会运作、1040阳光工程、五口之家、民间互助理财、阳光兴边富民工程、321工程、新时代资本运作、中绿资本运作、网络营销、原始股、虚拟货币、解冻民族资产等旗号,或打着天津天狮、三生、隆力奇、蝶贝蕾、欧莱雅第六感、广东新珀莱、香港凯迪、香港乐康、新时代、香港美一美、香港金龙、广州冰之澳、广州胜梅、广州唯丽莎、广州馨姿妮、黑龙江佳地、圣源生物、深圳凯尔德、参美天赐康、北京日光、阿穆尔鲟鱼、法国落花侬、上海富勒,广州新柏兰、广州蝶贝蕾、广州诗雅、广州馨姿妮、广州姬配诗、上海丝嘉娜、上海安郎、广州雅杰琳、香港华信国际、法国水玲珑、香港绿之韵、广州依纯、香港新时空、广州巧迪、广州汉美、玩宝诗逸、香港苏泊莱、广州金娜宝、广州碧莹、西藏鹿茸、圣原健康、昆明阿穆尔鲟、香港三世缘、香港华信卡蒂维妮、真丽斯、上海雅诗、广州谭盛、广州金明星辉、可美爱丽、广州大和康、塞维娜、广州唯丽莎、上海卓丽、漳州格莱雅、广州天玺、天顔天奚、北京日光、哈尔滨伊达、中辉久宝、新龙泉多肽、香港肽行天下、洛华侬、爱琪蓓蕾、德国蒙丽丹尔等公司名称,需让缴纳入门费2680、2800、2900、3200、3260、3800、3880、3900、3960、5900、33500、34000、40100、49800、50300、50600、50800、69800、85800、102800等,以四级三晋制、五级三阶制、三级八岗制、五星制、静态奖动态奖为计算返利制度的,均是传销行为!望大家提高警惕,请勿上当受骗!

 

  什么是传销?

 

  传销是指组织者或者经营者发展人员,通过对被发展人员以其直接或者间接发展的人员数量或者销售业绩为依据计算和给付报酬,或者要求被发展人员以交纳一定费用为条件取得加入资格等方式。其目的是牟取非法利益,扰乱经济秩序,影响社会稳定的行为。

  只要是触犯了法律《禁止传销条例》的就都属于传销行为。

  《禁止传销条例》中规定下列行为,属于传销行为:

  一、组织者或者经营者通过发展人员,要求被发展人员发展其他人加入,对发展的人员以其直接或者间接滚动发展的人员的数量为依据计算和给付报酬(包括物资奖励和其他经济利益,下同)牟取非法利益的;

  二、组织者或者经营者通过发展人员,要求被发展人员交纳费用或者认购商品等方式等变相交纳费用,取得加入或者发展其他人员加入的资格,牟取非法利益的;

  三、组织者或者经营者通过发展人员,要求被发展人继续发展他人加入,形成上下线关系,并以下线的销售业绩为依据和给付上线报酬,牟取非法利益的。

  如果具备以下传销的三个特征和两个组成要件,便可以确定是传销:

  传销的三个主要特征是:

  (1)、需要交纳或者变相交纳入门费,交钱获得加入资格,不管有没有产品;

  (2)、需要发展下线组成层级关系,按发展下线获取提成,也就是说你的工资的来源,是你的下线所交的钱里的提成;

  (3)、存在团队计酬,组成上下级关系,层层返利。

  传销的两个组成要件:

  (1)组织要件:即发展人员,组成网络。传销组织者承诺,只要参加者交钱加入后,再发展他人加入,就可获得高额的“回报”或“报酬”。这就是俗称的“发展下线”。下线还可以再发展下线,以此组成上下线的人际网络,形成传销的“人员结构链”。

  (2)计酬要件:包括两种形式。一种是以参加者本人直接发展的下线人数和间接发展的下线人数为依据计算和给付报酬,即以直接和间接发展的人员数量计提报酬,形成传销的“资金链”;另一种是以参加者本人直接发展和间接发展的下线的销售业绩(即销售额)为依据计算和给付报酬,形成传销的“资金链”。

  传销的运作:介绍加入——交纳费用(入门费、购买商品费)——欺骗、约请他人加入——从被骗者交纳费用中提取报酬——被骗者再骗他人——以此模式循环。

 

 

  若您身边有亲人朋友被困传销或深陷传销执迷不悟,请与我们联系!本网站工作人员有着多年的反传销经验,针对传销提供寻人找人、反洗脑劝说,专业解救传销受害者!

中国反传销联盟友情提示:

  • 专业针对传销,提供寻人找人、反洗脑劝说、解救传销受害者!

     

    亲朋被骗传销了怎么办?

    微信咨询

    反传销

    反传销QQ交流群

    0373-5999569

    15993050805

    251223955

    251223955

传销窝点环境
传销窝点环境
传销窝点环境
传销窝点环境
传销窝点环境
传销窝点环境
传销窝点环境
传销窝点环境
传销窝点环境
传销窝点环境
传销窝点环境
传销窝点环境
反传销联盟寻人找人解救传销
反传销联盟寻人找人解救传销
传销窝点环境
传销窝点环境
传销人员
传销人员
传销窝点环境
传销窝点环境
传销窝点环境
传销窝点环境
传销窝点环境
传销窝点环境
传销大课堂
传销大课堂
传销窝点环境
传销窝点环境
传销窝点环境
传销窝点环境
传销大课堂
传销大课堂
传销窝点环境
传销窝点环境
传销窝点环境
传销窝点环境
传销窝点环境
传销窝点环境
反传销联盟寻人找人解救传销
反传销联盟寻人找人解救传销
传销窝点环境
传销窝点环境
传销窝点环境
传销窝点环境
psb-49
传销窝点环境
psb-48
传销窝点环境
传销窝点环境
传销窝点环境
传销窝点环境
传销窝点环境
传销窝点环境
传销窝点环境
传销窝点环境
传销窝点环境
传销窝点环境
传销窝点环境
传销窝点环境
传销窝点环境
传销窝点环境
传销窝点环境
传销窝点环境
传销窝点环境
传销窝点环境
传销窝点环境
传销窝点环境
传销窝点环境
传销窝点环境
传销窝点环境
传销窝点环境
传销窝点环境
传销窝点环境
传销窝点环境
传销窝点环境
传销窝点环境
传销窝点环境
传销窝点环境
传销大课堂
传销大课堂
传销窝点环境
传销窝点环境
传销窝点环境
传销窝点环境
传销窝点环境
传销窝点环境
反传销联盟寻人找人解救传销
反传销联盟寻人找人解救传销
传销窝点环境
传销窝点环境
传销窝点环境
传销窝点环境
传销窝点环境
传销窝点环境
传销窝点环境
传销窝点环境
传销窝点环境
传销窝点环境
传销窝点环境
传销窝点环境
传销窝点环境
传销窝点环境
传销窝点环境
传销窝点环境
传销窝点环境
传销窝点环境
传销窝点环境
传销窝点环境
传销窝点环境
传销窝点环境
传销窝点环境
传销窝点环境
传销窝点环境
传销窝点环境
传销窝点环境
传销窝点环境
传销窝点环境
传销窝点环境
传销窝点环境
传销窝点环境
传销窝点环境
传销窝点环境
传销窝点环境
传销窝点环境
传销窝点环境
传销窝点环境
传销窝点环境
传销窝点环境
传销窝点环境
传销窝点环境
传销窝点环境
传销窝点环境
传销窝点环境
传销窝点环境
传销窝点环境
传销窝点环境
传销窝点环境
传销窝点环境
传销窝点环境
传销窝点环境
传销窝点环境
传销窝点环境
传销窝点环境
传销窝点环境
传销窝点环境
传销窝点环境
传销窝点环境
传销窝点环境
传销窝点环境
传销窝点环境
传销窝点环境
传销窝点环境
传销窝点环境
传销窝点环境
传销窝点环境
传销窝点环境
传销大课堂
传销大课堂
传销窝点环境
传销窝点环境
反传销联盟寻人找人解救传销
反传销联盟寻人找人解救传销
传销大课堂
传销大课堂
传销大课堂
传销大课堂
传销窝点环境
传销窝点环境
传销窝点环境
传销窝点环境
传销窝点环境
传销窝点环境
传销窝点环境
传销窝点环境
传销窝点环境
传销窝点环境
传销窝点环境
传销窝点环境
传销窝点环境
传销窝点环境
传销窝点环境
传销窝点环境
传销窝点环境
传销窝点环境
传销窝点环境
传销窝点环境
传销窝点环境
传销窝点环境
传销窝点环境
传销窝点环境
传销窝点环境
传销窝点环境
传销窝点环境
传销窝点环境
传销窝点环境
传销窝点环境
北派传销窝点环境
北派传销窝点环境
北派传销窝点环境
北派传销窝点环境
北派传销窝点环境
北派传销窝点环境
北派传销窝点环境
北派传销窝点环境
北派传销窝点环境
北派传销窝点环境
北派传销窝点环境
北派传销窝点环境
北派传销窝点环境
北派传销窝点环境
北派传销窝点环境
北派传销窝点环境
北派传销窝点环境
北派传销窝点环境
北派传销窝点环境
北派传销窝点环境
北派传销窝点环境
北派传销窝点环境
北派传销窝点环境
北派传销窝点环境
北派传销窝点环境
北派传销窝点环境
被抓的传销人员
被抓的传销人员
北派传销窝点环境
北派传销窝点环境
北派传销窝点环境
北派传销窝点环境
被抓的传销人员
被抓的传销人员
北派传销窝点环境
北派传销窝点环境
北派传销窝点环境
北派传销窝点环境
北派传销窝点环境
北派传销窝点环境
北派传销窝点环境
北派传销窝点环境
传销窝点
传销窝点
传销大课堂
传销大课堂
传销窝点内
传销窝点内
传销窝点环境
传销窝点环境
传销寝室
传销寝室
传销里
传销里
传销的大课堂
传销的大课堂
传销窝点环境
传销窝点环境